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軍de博客

诚信、正直、思索、联想--自愚自娱博友同乐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图书作者。《法制晚报》京味儿版专栏作家。 诚实、厚道、守信、忠诚---对朋友态度, 孝敬、勤劳、吃亏、付出---对老人态度, 坚忍、宽容、责任、信念---对家人态度, 不懈、坚持、找苦、寻乐---对自身态度。 具有制定企业饭店规章制度、岗位责任、规范文件、企业认证的综合能力。 有缘寻求知音、合作、同谋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永怀报恩之心,任诗歌去绽放永恒的大爱灵光——散记著名军旅诗人峭岩先生二三事  

2017-02-08 20:41:26|  分类: 散文自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怀报恩之心,任诗歌去绽放永恒的大爱灵光

——散记著名军旅诗人峭岩先生二三事

/刘辉(文军)

 

*峭岩先生是我国当代文坛上的一位重量级的,至今还非常活跃着的著名军旅诗人。

 

*当今诗坛之上,唯独峭岩先生的长诗创作处于高产期且成果斐然。甚至可以不夸张地说,已经达到了他人不很容易超越的诗歌高度。

 

*从上世纪60年代初,峭岩从正式走上文坛至今已达50余年。士兵——班长——文化干事——军艺系主任——军画报副社长,从兵到官的一系列角色升迁,他始终握笔在写作的前沿且勤耕不辍。

 

*2014年出版《峭岩文集》(十二卷本),千万余字。鸿篇巨著,汇集了作者50年的辛勤耕耘所结下的累累硕果。涵盖:诗歌、散文、通讯、小说、报告文学、文学评论、剧本,以及各种体裁的大量的文学原创作品。

 

*2015年,峭岩先生以泣血诗记为行,激情而细腻描述的中国共产党先驱李大钊同志一生的长诗:《烛火之殇——李大钊诗传》获得“中国首届国风长诗大赛”金奖。

 

*2015年、2016年分别在唐山与广州召开“峭岩诗歌论坛”,在诗坛引起极大反响。“为人民而鼓而歌”、“有筋骨的实力派诗人”、“诗坛上的长青树”等评价,揭示并确立了诗人在诗坛上的重要地位。

 

*三部长诗:《遵义诗笔记》、《烛火之殇——李大钊诗传》、《跪你一千年——写给文成公主的99首情诗》,在中国诗坛具有相当广泛的影响力。问世后,受到中国诗歌评论界专家的高度评价。称之为:“当代具有史诗性的三部曲”。

 

   *峭岩先生以现代文学史中不可重复的两个传奇人物为题材,倾注全部真情,诗传了诗史上的“唯一”——《萧萧班马鸣·一代传奇萧军传》与《落红·文学洛神萧红诗传》。可以断定:峭岩此举,将无以超越。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峭岩老师亲口所言:“有大恩之人在前或环我左右,此生报恩就用我健笔的持之以恒!”掷地有声、声震苍穹!天地有知、泣泪鬼雄!

 

 * 峭岩语录:

   —— 根,万物之源,根正则苗盛。

   ——人与人之间,要有感恩情怀。没有大胸怀、大境界、大视野,写不出有震撼力量的长篇巨制。

  ——古代传统之精髓“仁义礼智信”,核心为“善”。

   ——诗在高处,却在低处取得。宏卷长诗,实乃素日点滴凝聚而成。

   ——前进路上,有贵人对自己施以相助。我每一点进步与成就,永不会忘记           他们曾经的点化与曾经的护佑。

 

一·恩师似慈母,《曼恬赋》哭碎吾心

 

峭岩先生年幼身处旧时,极其困苦。因各种事之由,漂泊于世,几无父母关照。顽强少年幸得亲属的微薄资助,勉勉强强上学。

 

峭岩上小学,人生当中遇到第一位贵人——王曼恬老师。

 

与王曼恬老师已经离别六十余年。峭岩谈起老师对自己点点滴滴的恩爱,记忆犹新如昨。

 

“王老师是一位上海人,到唐山滦县支教,是我永世也难以忘怀的班主任。她启蒙于我的人生路途之头,她赋予我的大爱温暖,已远盛于我的母亲。我很清楚,那时农村甚苦,母亲活的也很悲惨。没有王老师对我学习与生活施以挚爱亲情,绝没有我今天的文学成就。”

 

说于此,我分明感受到峭岩老师那颗博动的心,紧紧地被一股股温暖的母爱所层层包裹。我还真切看到,深情泪水已经漫过了峭岩渐衰的眼眶之坝。

 

峭岩老师得恩于王老师的教诲与每一细节的帮衬:从不因饥寒交迫而忽略半点学业,不因穷困无助而无奈辍学。回顾自己文学的成长之路,王曼恬老师无疑是峭岩路途中照耀着的第一盏明灯。

 

“王曼恬老师对我幼少时的温暖,我时刻不忘。几十年来,我一在寻找老师的路途上!”

 

少年峭岩,困苦交加。入伍参军、文学创作、提干进京,进入文学领域创作的“高产期”。尽管如此这般地忙碌而进步着,思念曼恬老师的情绪似酒,随着时间推移愈加浓烈。

 

哭唤王曼恬老师的名字:峭岩通过国内所能见到的媒体进行寻找。《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cctv电视台,都留有峭岩撕心裂肺似地急切渴望。每临教师节,“王曼恬老师,您的学生思念您!”永远是峭岩重复千万次追问的主题——在泣泪融合的诗句里、在萦绕千回的梦呓里、在无数次各媒体的呼唤里!

 

为了寻找王曼恬老师,峭岩曾通过关系,细细地查询了上海市公安局户籍的所有线索资料。普查户口时,更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教学的时候,王老师正是芳龄少女。回上海以后的所有生活轨迹,峭岩肯定是无从所知。尽管找了半个世纪之久,他并没有放弃找到的希望。峭岩特别热切等待:有那么一天王曼恬的孩子们会急匆匆地来到自己面前!

 

峭岩老师说:“今生今世我无以报答。我有我的几部诗集,在每一诗行中都有我最真切的爱的呼唤!没有曼恬老师对我慈母似的爱,就没有峭岩的今天。”

 

多次在各种媒体发表的《曼恬赋》,表达了峭岩最真诚最发自肺腑的情真意切。全文录于下:

 

《曼恬赋》   峭岩

曼恬(1)王姓也,巾帼之列兮。此红颜女子,与我何干?一非联襟骨肉,二非童幼青梅。而今,古稀暮霭,眼花昏聩,竟思切忧忧,意绪湍飞?何故?

噫嘘!君不知!曼恬者,善人也。于我如圣母,爱我胜至亲。当年,吾求学茨小(2),沙地孤蓬,雨凄风旋,饥肠少粟粟,天寒叹衣单。此乃校舍多凋敝,大雪压屋檐。野风吼旷野,碧空飞镞转。酥胸缓解,春花摇艳。是她吻吾一颗寒心小小,是她赐我贴己毛裤暖暖。女儿鞋罩我红肿脚踝,少女衣裹我身矮裤卷。噫嘘!这哪儿是师生情长,真乃是母爱光华灿灿耳!

斗转星移,时光荏苒。六十年白驹过隙,不曾忘却雪冷爱暧。学堂颂诗,田野耕翻;谋业求生,持枪边关。纵有爱有百种,独有此爱心间。也曾赋诗投寄,也曾电视呼唤;也曾梦里相逢,也曾陌路相见。呜呼!日日夙愿难兑,月月梦灭不圆!

一日,投书上海,寻恩师于洋场,唤恩师于江畔。殷殷我心,切切我盼。梦里星斗落,秋水宜望穿。心寄鹤翅,目眺远山。难耐兮!光阴惨兮!月后終回复查询竟茫然。户籍无名,水竭路断。片纸涂夜黑,自染周天寒!

鸣呼!天倾地覆兮,尤坠深渊。

苍天兮!知否?此乃人间,有何事堪比,孝未尽而亲拆、恩未报而机失更大的遗憾?

苍天兮?知否?撕肝者我,裂肺者我!上天寻,入地觅,魂飞九九,(3)哪堪漫漫?吾老亦老兮,失志不倦!

 

注:曼恬:小学老师王曼恬。上海人,曾就读于上海复旦大学。1954年在河北省滦县茨榆坨小学任教。

茨小:茨榆坨小学。

九九:九霄、九泉。

峭岩老师深切地怀念慈母般的王曼恬老师。他自言自语道:曼恬老师若还在,她就是我的母亲。她启蒙于我心智的蛮荒世纪,我欲慈奉老师终老至天堂。曼恬若有后,就是我血浓于水的至亲。我将倾尽之所力,为兄弟姐妹们筑一条幸福恒远的路!

 

二·师长挥指前程,《更生赋》字字报恩

朱更生,是影响峭岩老师一生前途走向的定海神针。峭岩之所以念念不忘,是因为曾经的更生首长“惜才如金”,把最初的一个文学苗子,用“慧眼识珠”的定力愣是培育成声震军内外的一棵苍天大树!

 

如果当初没有朱更生首长的一再执著地坚持,峭岩绝不能成为今日徜徉并翘楚于中国诗坛中的峭岩。历史会记住、文学史也会记住:军旅诗人峭岩的背后,有一座支撑诗人成长、协力诗人走向成功最坚强的靠山。

 

提起往事,峭岩老师一脸沉思状。“更生首长的适时提携,改变了我的一生。有更生首长在前引路,惠及于我后几代人的命运走向。”

 

上一个世纪六十年代,实行三年的义务兵役制。当兵三年,峭岩已经显示出文艺细胞的天赋。

 

诗歌频载于大小报刊,生动地再现了生龙活虎的军营士兵们的训练轶事。长诗、短诗、格律诗,所有诗句蕴含着峭岩当初显示出来的独到的诗意才华。

 

峭岩随时的各种心得与观察以散文形式,经常登载在于营团师军的宣传媒体上。以表现军营中生动的政治局面、以表现军营中活跃的士兵情感、以表现军营中紧张的训练场景。精炼、准确、灵动、趣味,受到士兵的喜爱,得到军队内各级首长的关注。

 

峭岩的三年士兵生活,在文学素养方面,崭露其与众不同的卓越。由于连年优秀,经上级讨论又连续服役两年。

 

在那个年代,从士兵中提干,是一个很复杂很严苛的审查与审批过程。恰恰在这时,作为士兵的峭岩得病住院,况且是很顽固的“肺结核”病症。更为麻烦的是,一住院就是两回。

 

可以想象,那时谁得了肺结核,简直就是彻底告别军营。有了肺结核病根儿,很难以想象还能从士兵提为干部。

 

朱更生当时是北京军区工程兵宣传处处长。从各种文艺报道中得知,峭岩在几年之内为活跃部队文化生活所做的努力。他觉察到:峭岩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文化能人。把峭岩留住,对于军中继续蓬勃发展文化事业有重大意义。

 

不因只是一名普通士兵而放弃人才的留用,不因暂时的疾病侵扰而不去努力争取。

 

老首长朱更生“惜才如命”。为了争取到峭岩提干,他先后几次联系峭岩当时所在团队。朱更生直接向团长撂下话:你们尽管把人才留住,未必占你们的提干名额。

 

峭岩与朱更生职务的差距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更无从谈起二人还有私人交集。说白了,峭岩就是一个穷当兵的。脱衣复员、回家种田。唯独与众人牵挂的就是,峭岩所蕴含所具备的文化素养正是军中当时所奇缺的。

 

很少有为一位士兵提干之事如此认真地跑前跑后。朱更生却一板一眼地做到了。原因很简单:就为了留住一块好钢,继续在军队大熔炉中淬火。

 

对于士兵的峭岩来说,朱更生如此一举,就是扭转乾坤的大举动。

 

如鱼得水,峭岩一发不可收。数十年军旅生涯,练就出好身板、锤炼出好作品。峭岩的文学成就,享誉于全军内外。从士兵到军部宣传干事、到军画报副社长、到军艺文学系主任、政委、到军出版社副社长。

 

一路走来:付出许多、得到许多,创作勤奋、收获颇丰。——峭岩老师永远不会忘记朱更生首长曾经的恩重如山。

 

节选峭岩老师几段新近发表的《更生赋》(1)

。以此印证,知遇之恩、提携之恩、惜才知恩,峭岩必得终生以报。

 

——山之雄巍,当以仰止;海之宏阔,当以逐之。人之品高,当以敬之。若恩于我者,何以报之?

——遥想当年,吾青春年少,风华倜傥,文武激扬。刀笔勤耕,初露锋芒。五载兵士,征路期满。恰此时,体患肺疾,武装之列,难钠兵册。虽《五十大关》(2)标旗,又横种种阻障。争议沸鼎,难以定夺。时在六五()岁尾,去留在即,岂容短长。

——问天,天无语;叩地,地吞声。渡海兮盼舟楫,绝路兮岂逢生?更生独具,慧眼识驹;力排众议,一语定乾。甩轨之星归迹,弃员之士入阵;脱去士兵衣冠,盛装少尉干服。新生再有望,征程宜向远。

——几十年逝去,此念怀耿耿。更生者伯乐也,更生者,善贤也。朱君从军七十载,为人著述贤良辈;谦恭身先不居傲,辉煌军史留盛名。

——吾有文韬之泉涌,笔端注满伯乐情;吾有飞翔之劲翼,全赖朱君巨孹擎。吾念恩深,揣揣铭心。何以报答?三代难尽!以赋记之,悠悠千载!

 

注释:

  更生,朱更生,时任北京军区工程兵部宣传处处长,离休为某部师长。

 《五十大关》

1964年吾创作的话剧,参加北京军区、华北地区汇演获奖,剧本获优秀创作奖,为军区工程兵争得了荣誉。

六五,指1965年末,是年吾已超期服役5载,复员提干举旗待定之时。

 

几十年里,峭岩老师以最扎实的文学业绩、以最丰润的文学造诣,回报更生首长的一片期冀与厚望。一路前行,得益于个人的勤学苦读,也得益于各级首长的栽培。更重要的是,峭岩的文学作品写兵、颂兵、唱兵,与士兵的地气接壤,与保家卫国的大主题接壤,所以一直备受军内外的极高赞誉。

 

始终不忘路途上的指路明灯。在人生重大抉择中,最最艰难而无助的时候,朱更生慧眼识珠,留下峭岩。

 

峭岩:像一条畅游的鱼、像一架展翅的鹰、像一匹驰骋的马,文学之路腾跨的日臻娴熟。在他心中,更生永远是他此生此世的救命恩人。本人不得相忘、家人不得相忘——峭岩家自有自定的家规。

 

对于离休后一直家住天津,已近九旬的朱更生首长,峭岩一直牵挂于心。逢年过节,他必须亲赴天津前去拜访。遇着首长大事小事,峭岩或亲临、或指教孩子们前去处理。

 

两家人如似一家人的亲亲爱爱融融合合,源于多年前朱更生同志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成功地将峭岩由兵提干。更源于,峭岩老师一而惯之的报恩之情、善行之道。

三·永念微乎其微,泣字于大师魂之下

三生有幸,峭岩老师的人生成长路上,竟然有三位指路的大恩人。书法大师袁其微,乃是峭岩习字二十年有余,手把手地教授其横平竖直撇捺皆有深韵的老师。

 

大家知道:近年来,峭岩书法得真人之传,行笔大气而饱满,疏密间彰显着一种不经意的从容。问何人传授?——不自擂、不自傲,不狂躁、不炫耀的袁其微老师。文如其名。峭岩老师沉浸在缅怀的情绪中。

 

袁其微先生,以他的艺术名分:称之为书法家、书法教育家、书法理论家并冠以“著名”为称毫不为怪。三家为一身,无二可比。

 

二十余年的书笔之教,峭岩受益匪浅。出身教师世家的袁其微从来是为人低调,善道为人。面对需要帮助的弱者,总是毫不迟疑地伸以援助之手。大师远离于书法的“名利场”。

 

以袁其微之名,完全可以与启功、沈鹏先生比肩。然,其微先生总远遁于后。张扬,从不属于信道教之人。

 

学袁字,必先学袁人品。“袁氏”风格的书法有四字可浓缩:清正雅和。不见惊雷闪电般的傲然气势、不见豪风壮雨般的绰绰逼人、不见叱咤风云似的横眉立目。云霓锦霞似的柔美隐隐而现、闲鹤卧龙似的超然淡显其间、禅意梵音或就在字行中合会。

 

峭岩老师一直遵循袁其微老师一贯的教诲。再有名气,不事张扬。再有难事,不怨天地。再有忧愁,不怪左右。静心修炼、静气养身、善心为人、仁德处事,从来就是峭岩言必行行必果的信条。

 

袁其微老师的一点一滴小事,都会感染于峭岩。“我虽然近老年后才学字,但老师的言传身教竟让我受益终身!”——峭岩老师完全沉侵在回忆中。

 

2017年是袁其微老师90寿辰年。为了给恩师做寿,2016年底峭岩就早早地准备了诗歌、对联、生平、墨迹为一体的纪念画册。预备在老师诞辰日,向袁其微老师表示最崇高又朴素的敬意。

 

可天未遂人愿。袁老师没有等来春讯即到的2017,悄然而逝。噩耗传来,几乎击倒了峭岩。天哭地哭,没人能替代袁大师在峭岩心中的师尊地位。“为我师20年,老师的深邃技法,永远是我领悟不透的境界。袁老走了,我尽哭已无泪。”

 

袁老师已离别近二个月。提起老师,峭岩的泪水与内心吐露出来的悲怆依旧写在脸上。

 

——袁老师家属向峭岩封锁了袁老病重消息。“袁老师去世前,谁也已经不认识。唯独提到我峭岩的名字,似乎能提醒出他的知觉。”家属的真实表达,令峭岩几次恸哭难止。

 

——“袁老师教授书法倡导‘和’的思想与‘善’的理念。把袁其微老师的书法整合为‘仙风道骨’,正是表现其人高境界的造诣所在。”

 

峭岩老师怀着敬仰之情在临近袁老90寿辰之际,写了如下一副对联:

 

其人其品其书 , 跻大家之身而不炫。

微乎微尘微粒 , 甘众人之下而欣然。

 

 

峭岩老师特别强调:人生进程必有贵人相助。他非常明确地说:

 

少年时,世界观逐步形成阶段。曼恬老师施以大爱情怀使我深知,寒冷无助的冬季,依旧要相信世间有超乎亲情的挚爱友情。

 

青年时,价值观走向成熟阶段。更生首长施以大义援手令我感知,人心向善的时代,要相信千百倍的勤耕努力付出终有回报。

 

壮暮年阶段,若寻一高师,必会影响个人一生的价值取向与兴趣审美质量的高低。做一个好人、做一位善人、做一个有道德情操高尚的人,必须懂得报恩!一行、一句、一字,也许涵盖着所有恩惠,或惠及此世今生。

 

感恩,一直是我创作文学作品的精神支柱与源源不止的源泉。

 

2017·1·23·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