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軍de博客

诚信、正直、思索、联想--自愚自娱博友同乐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图书作者。《法制晚报》京味儿版专栏作家。 诚实、厚道、守信、忠诚---对朋友态度, 孝敬、勤劳、吃亏、付出---对老人态度, 坚忍、宽容、责任、信念---对家人态度, 不懈、坚持、找苦、寻乐---对自身态度。 具有制定企业饭店规章制度、岗位责任、规范文件、企业认证的综合能力。 有缘寻求知音、合作、同谋者。

网易考拉推荐

【京味儿散文】不管是什么戴河,我也得去  

2015-10-09 09:33:11|  分类: 京味儿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管是什么戴河,我也得去(京味儿散文)

文/刘辉

【京味儿散文】不管是什么戴河,我也得去 - 文军 - 文軍de博客

 

【京味儿散文】不管是什么戴河,我也得去 - 文军 - 文軍de博客

 

【京味儿散文】不管是什么戴河,我也得去 - 文军 - 文軍de博客

 

【京味儿散文】不管是什么戴河,我也得去 - 文军 - 文軍de博客

 

【京味儿散文】不管是什么戴河,我也得去 - 文军 - 文軍de博客

 

【京味儿散文】不管是什么戴河,我也得去 - 文军 - 文軍de博客【京味儿散文】不管是什么戴河,我也得去 - 文军 - 文軍de博客
 
【京味儿散文】不管是什么戴河,我也得去 - 文军 - 文軍de博客
 
【京味儿散文】不管是什么戴河,我也得去 - 文军 - 文軍de博客
 

 

京城盛夏。老不待见被贼日头肆意地蒸烤啦,我就想早早儿地逃离。“太难以忍耐了,我想到海边儿去”!趁着大礼拜天儿的,自家的姑娘回家,我与她碎嘴子闲唠叨。

 

姑娘立马答应“网订”。南戴河渔家院,每人每天“连宿带食”一百四十元,咋地?“中”!——明个儿出发。定时间、订车票、订约好对方车站接人。一切落听儿,就等着到火车站一起“嘎悠”几个小时,把烫呼呼的身子骨儿、把特别热腾腾的心急切地“扔”进大海冷却上几天儿。

 

话又说回来了,我为啥非得往海边儿上颠儿?要说掐指算来:少说有二十年没挨过海水啦;少说又有几年没见过海啦;少说有些年头儿没在什么戴河里“泡澡”啦!凭这个,怎么着也得“走”一回。

 

那是八十年代初。十冬腊月,哼着时髦歌曲《军港之夜》,一行五六十个企业团干部“驻”进了北戴河啥个海滩宾馆。说是集中团干部学习并讨论“团中央会议”的精神实质。都是二十啷当儿的岁数:使不完的憨劲儿、折腾不完的火儿力、聊不尽的话题儿。

 

碰巧啦,几个愣小伙儿打赌。哪个支部有胆量,敢下海水游一小会儿?甭以为没人敢应,我们支部加我仨,都是爷们儿,拍着胸脯“看俺们嗒”!当天中午就到了当年伟大领袖挥挥手致意的地儿,备着下海练胆儿。

 

一瓶红星二雷子,一人一口——自当是暖暖身子、热热身儿。面前是白冰碴子,再前面才是冷冷地海水、再前面还有滚滚的浪。“海浪轻轻地摇”,“头枕着波涛睡觉”?那绝对是不可能滴。能闯过“下海里游一小会儿”的这一关口,才算是正格儿。

 

脱得就剩下了游泳裤,“嘚嘚”地还是赶紧趁着酒精的劲儿立马行动。脚踏着冰“谁疼谁知道”,一个猛子扎进冰冰的海水,这叫一个扎心地冷飕飕啊!一个不自主地打机灵儿,站立起来。双手抱肩,我先往回颠儿吧!只这一回,我深深记住了至今不能忘的“真理”:三九天的海水咱碰不得!自打那一次,不敢开口唱《军港之夜》,只一张口哼一句,我就习惯性地打冷战。

 

九十年代中叶。随团到海南三亚,看着蔚蓝色的大海,倚着多情的椰子树,就是不敢沾水。导游说了,此团没有自由游泳这一项设置。嘚!只能“望洋兴叹”!再后来,总有机会去看海。也只是看看而已:或走马观花、或隔海观望、或一扫而过。报上“吹”南戴河可美啦!我也是一阵风似地“风光”而已——坐着飞驰电挚的车,我拿眼睛着着实实地“瞄”了下。

 

转过头来还得说目的地——东戴河。

 

好嘛!径直到东北的这趟火车这叫一个挤,正赶上学生放假都往家颠儿哪!除了有座的,还有一大部分人倚着靠着坐着站着,没座位的人流熙熙攘攘。

 

我座位旁,半站半倚地有一位女士带一个女孩子回老家去看姥姥,比咱路途还远得多。慈爱之心所致,我和老爱人挤了挤,腾下半个身位让给孩子。就这样,没啥办法能眯瞪会儿。乱哄哄的,车行了一路,山海关也就到啦!

 

约定的车一直在等着我们进站。新式的桑塔纳内,一个东北小伙儿带着新媳妇极为热情地与我们打招呼,帮着拿这拿那,快把咱当成“亲qie爹”、“亲qie娘”啦,还真“亲切”地把我弄得老大不好意思。一边儿聊着、就一眨眼地过了山海关,再一眨眼到了辽宁省绥中县。人家说了:东戴河就在绥中,现如今比北戴河旅游胜地也不次!

 

离大海的距离,从驻地走只需要步行五分钟。一切都等得迫不及待,放下包包我就想一下子投入海的怀抱。

 

面对蓝蓝的海面,面对着很自然地海天一色,我愣了少许片刻。还是渤海湾,还是辽阔无垠的海洋,那么多的时辰我没再与你接近,我真的切切实实地想念。不知是啥心思作崇,望着大海,我不由自主眼眶子没出息,竟然眼泪哗哗的。

 

当年还是懵懂少年,如今已是霜染鬓发的壮年,大海的颜色未必能变、大海的味道未必能变、大海的性格未必能变,而人的一生却波浪起伏地匆匆而过。咀嚼青春年华的每一个脚步,快乐过、纠结过、苦恼过,甚至非常悔恨过。还想重新回到能淘气的岁数,还想回到忘乎所以的儿时,但终究一切皆无可能!

 

又亲近大海啦!我也兴奋地摆臂、呼吸、蹬踹,习惯性地游泳动作,至今还是没丢掉。远处一排浪花滚滚而来,我一阵心悸,急急忙忙躲开。不再敢与风与浪花去戏耍或着去搏斗,不再敢离开人多的地方,“不敢越雷池一步”。向大海深处进发,那只是年纪轻狂时“一瞬间”的回忆。

 

一直用海水浸泡着。阳光的热度慢慢降低、亮度也慢慢减弱。慢慢地夕阳西下:原先的蓝蓝地海天一色,只是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即成为过往。习惯性的黛色偶尔被月光拨弄,缓缓地被海浪弹拨着起舞!从明到暗以至于从暗到明,反复循环——而人的起点到终结的旅程,何尝不是太阳与月亮合谋“一眨眼”的功夫?

 

肚子叫了,该回去吃渔家饭啦!倒要瞜瞜东戴河的渔家饭如何,能不能叫我心服口服?

 

一条清蒸鱼、四个海螃蟹、一盘炸八爪鱼、十几个琵琶虾、一盘海蛎子,还有三盘素炒菜。我以为这肯定是一桌饭,没敢先比划动筷子。女老板干完活儿插空儿与我俩儿搭话儿:“先吃着,不够再添”。八菜一汤,二个人,看着我眼晕。我赶忙“谢谢”、“谢谢”地回应。

 

住了两天,中午和晚上的餐桌上依旧是八菜一汤——每餐各不同,海鲜品种差着样儿招呼。什么鱿鱼圈、海蛏子、海蛤蜊、大海螺、大海虾,多了去了。到了第三天,我与老板娘求饶:“您就别与我们上八个菜啦,真吃不了,怕浪费”。主动撤掉三个菜,乐得老板屁颠儿屁颠儿的。直冲我们伸大拇指:还是北京人“礼节”!我也算真有感触:东北人尤其东北女人,直爽、大气,不唧唧索索。

 

吃海鲜,可不是我的迷恋。每天至少到海边儿接触三四回,这才是我来东戴河的初衷。说句实在话:每一次与海水的近距离,都会对我心灵产生不同性质的、不同感触的、不同领悟的体验激情。甚至于看到日落与日出,我的泪水都会噙满我那浅浅的眼眶子。

 

我在想,二十啷当岁的时候,我专门敢往海水深处“钻”。还美其名曰:“大风大浪并可怕”!可眼目前儿的,就怕水深、就怕一个浪头打过来,一口气儿没上来。珍贵自己的生命存在咋就那么低俗呢?问我?可咱也解释不清楚。

 

我在想,肯定是此海水非彼海水。味道都是咸口儿的,每一个水珠却是每一刻每一秒都在运动中。海岸线不变,岸边的景致会因人为的运动而改变;苍天不老、沧海不老,而人的渺小与速老速衰竟是那么迅雷不及掩耳,人的生命竟如此地不堪一击。

 

我还再想,过去怎么也不会知道珍惜生命的钟摆。我会很随意地拨摆时钟的快慢与匀速的走动,我不去真爱每一次时光赐给的机遇,我也不知道心痛失去的青春竟然一无所获却不思悔意。日落,我看着看着心情也会立马低沉到零点。日出,我还会心生一股透彻的悟:生命减法,天天由她裁决。

 

过去,我们尽情地挥霍,挥霍掉挥发不尽的热量;现在,我们伤感地惋惜,惋惜越来越可怜的时光。

 

大海宽容,容我又一次深深地投入她的怀抱。在大海的怀抱中,我学会了反省,而这迟来的反省似乎又晚了许多时辰。我极力撑起眼帘:汹涌波涛诉说着每一次历程的艰辛;有淡淡的月色作证,间或又会瞅见凌凌的海瑟——没一秒钟的静止。黑煞煞的似无任何情绪的海水,其实一直伴随你我他的生与死。

 

大海无垠,我心有所系安放在这里;大海宽广,我爱有所望安放在这里。

 

马上心有不舍地要离开南戴河边儿的大海。随意问了问开车要拉我返回山海关火车站的小伙儿:“最早儿就有北戴河,后来加上了南戴河,那我问东戴河是不是与那两条河也连着啊”?小伙儿“噗嗤”一下,忍着没笑出来,“啥戴河也没有,都是借着北戴河的名儿,顺沿着海边儿一忽悠起来的”。

 

到了我才明白,北戴河历来就没条河。还是我地理课没学好,思维有问题。

 

 

                                         2015·10·7·追记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