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軍de博客

诚信、正直、思索、联想--自愚自娱博友同乐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图书作者。《法制晚报》京味儿版专栏作家。 诚实、厚道、守信、忠诚---对朋友态度, 孝敬、勤劳、吃亏、付出---对老人态度, 坚忍、宽容、责任、信念---对家人态度, 不懈、坚持、找苦、寻乐---对自身态度。 具有制定企业饭店规章制度、岗位责任、规范文件、企业认证的综合能力。 有缘寻求知音、合作、同谋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京味儿散文:静心地听黄河说  

2014-09-04 15:51:12|  分类: 京味儿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味儿散文
静心地听黄河说



【原创】京味儿散文:静心地听黄河说

【原创】京味儿散文:静心地听黄河说

【原创】京味儿散文:静心地听黄河说

这里的晨懒懒的,来的很迟。谁要是等太阳光晾晒被褥,怎么着也得十点钟以后,着急也没用。清晨六点,还是寂静如沉夜。间或有几辆公交车驶过,车座上乘客寥寥无几,不是萎缩着,就是紧紧地遮严了整个面部,即便是没遮住面颊也不会有啥表情。因为,黄河岸边的冬天确实太冷。

我算保持了良好的健身习惯。早睡早起如初,天不亮整装齐整,一下子闯入了黑漆漆的街上。除了公交车按点儿出发没辙外,其他车辆还都在睡眠中,所以也无所谓心惊肉战地去躲那些“老子天下第一”的小轿车们。

晨起的人们可以说打破了“睡到自然醒”的美好愿望,懵懂懂地把街头一个个牛肉面馆的灯泡点亮。只要你皱起鼻子细细嗅闻,总会能分出哪是烧火炉的煤烟味还是氤氲于大气中的牛肉汤的味道。这个城市很奇特,奇特到每一人的饮食习惯与牛肉面有关。搁以前,打死我也不信。

公园仅仅开了一道小缝儿,许是工作人员不会相信七点半开门会有人起个大早儿。我半疑惑地侧身进了公园,很有精神气儿地径直大步流星地一路前行。身边儿无人,只有手机里播出“都市您早”的歌曲声,这还都是由耳机传送至耳膜。深冬的公园全然没了绿色来精心装点,偶尔的一星半点儿残绿也只是苟延残喘地证明它还有一丝气息。

硕大的水车群体,依旧还是那样傲视整个城市的形态。虽然也已经没了转动的气力,但历史赋予的风韵犹存。不能不说这是一个民族的奇迹,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城市的符号,不能不说这是旅游景点的一大卖点。 

圆圆的水车,矗立在黄河岸边。水面对过儿尚还没熄灭的灯光由黄河水折射,昏环中的水车轮廓更增加了些许立体感。帮衬着川流不息地清清的黄河,水车的形象愈加高大、妩媚。因为我想象了远处的山脉、对岸的楼宇、不远处的桥梁,这时成了水车最能显示美貌的装束。想想看,冬季的水车园自有它的妙不可言之处。

每每看必水车的千变万化,我总习惯地亲近到黄河岸边,就想一遍一遍地听黄河母亲对我叙说以及嘱托。

冬季的黄河水,流经这个古城已经万千年。可以想见,黄河文化的久久侵染,这个城市与这一川水已经不能分割。无论是吃穿住行,都会围绕黄河这个巨大的主人,没有这一文化符号的介入那是不可想象的。

我望着忽而平缓忽而湍急的黄河水,心里怎也无法平静。

野鸭群群在岸边嬉闹:时而潜行、时而觅食,时而成群结队、时而形影单只,时而随流而下、时而逆流而上。远远地看着它们逍遥而自在,我自平生几处赞叹。水凉沁骨,野鸭全然不惧,照着自己的性格轨迹我行我素。我试探着再进一步亲近,以便“扑捉”它们微小的体态变化,然而徒劳。野鸭如同其他禽兽类一样,对人类保持着一定的警惕距离。可以理解,它们还不具备分析人类还有“好”人与“坏”人的截然不同。

黄河的平坦舒缓,完全由地势而定。这里不会有十八弯的坎坷与奔放,这里不会有壶口瀑布般的灿烂辉煌,这里的水流形态,我就以为是一位母亲的亲切样子。远远传来细细的声浪,即便不很湍急也是有声音陪伴的。水流不止、水向东流、永远一个执着的方向,间或有几个委婉的弯曲。黄河母亲用直接的语言告诉我:无论顺境逆境,保持一个向前的姿态很重要。

遇见礁石,水流总会有漩涡出现;途经狭隘之地,水流总会一个劲儿地向前冲。这就形成了“哗哗哗”,不再止息的有节奏的声响。好像提示谁:激流险滩、暗礁难防,亲近可以,可得悠着点儿!

黄河滩不再荒芜。治理成市民的休闲场所,政府可没少花气力。碎石铺路:雅趣得真有密林处通幽之感。湿地地貌:野花丛生、芦苇恣意、石乱而型不乱,一人多高的芦苇随风飘逸,真有说不出的惬意。似乎远离了城市喧嚣,又似乎找到了慰藉心灵、平复烦躁心灵的一剂药方。

远处,总有独人面对湍急的河水发呆。没谁去打扰人家的心思。我总会漫无边际地去天马行空似地揣摩。或许,人家对着母亲河暗暗起誓?或许,有的心思只会对着母亲河细细倾诉?或许,独人们就是一种习惯,对着宽阔的河面、或急促或舒缓的水流,什么也不说。实质上就是一种不动声色的对视,对视中的一种解读,也许这种解读给观河人一种鼓舞,也许有鼓舞的力量做后盾他会义无反顾地奔向一个困难重重的领地去勇敢劈杀。

我学着独人,也找了一块儿可以立足,可以直接与黄河水对话的地界儿。

 轻轻地撩起些许多的水帘,感受到黄河水的亲切与包容。此时,我突然记起大诗人“黄河之水天际流”的感悟。几千年甚至上万年,滚滚东流去,一去不复还。多少仁人志士在黄河边英勇奋战至死不渝。又有多少风流才子无限感慨,留下不朽诗篇。

喝着黄河水长大,一代复一代,中华民族的传承悠久而不息。有母亲河做主而深明大义,中华儿女赴汤蹈火、前赴后继、打江山坐江山,几千年来,开创多少可歌可泣的中国特色的伟大奇迹!

对话不如说是一种聆听。貌似潺潺流水声,恰似循循诱导地激励。一往直前的波澜壮阔,恰似一种激人奋进的号召力。冬绿夏黄的水色,随着季节而变化,我牢牢地记住了,我们的肤色天理注定就是不变的黄皮肤——因是黄河子孙!

 

2014·8·29续写完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