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軍de博客

诚信、正直、思索、联想--自愚自娱博友同乐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图书作者。《法制晚报》京味儿版专栏作家。 诚实、厚道、守信、忠诚---对朋友态度, 孝敬、勤劳、吃亏、付出---对老人态度, 坚忍、宽容、责任、信念---对家人态度, 不懈、坚持、找苦、寻乐---对自身态度。 具有制定企业饭店规章制度、岗位责任、规范文件、企业认证的综合能力。 有缘寻求知音、合作、同谋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京味儿散文:密云见闻 ——也谈刺激舌尖的那些事儿  

2012-06-29 12:18:31|  分类: 京味儿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密云见闻 
——也谈刺激舌尖的那些事儿——

远看青山山连山,近尝美味味不完。
李梨栗枣红苹果,山楂核桃黄杏甜。

              【原创】京味儿散文:密云见闻 <wbr>鈥斺斠蔡复碳ど嗉獾哪切┦露
                                我住山脚下·美食随可见
              【原创】京味儿散文:密云见闻 <wbr>鈥斺斠蔡复碳ど嗉獾哪切┦露
                                     淳朴乡间风·扑面沁心田
              【原创】京味儿散文:密云见闻 <wbr>鈥斺斠蔡复碳ど嗉獾哪切┦露
                                 连年好政策·农家欢笑多

    走哪吃哪,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哥嫂还真没亏咱们这张嘴,调着样儿地弄,想着法儿地折腾,生怕我们这几张“破屁股嘴”没把门的瞎嘚嘚。黄米粽子小米粥,柴锅烙饼葱蘸酱,咸菜辣丝西葫芦,几把生菜鲜黄瓜,高粱面的炸元宵,现拔鲜韭菜----。老哥哥还一再说,吃嘛儿两位老弟随便点!

    几盅酒下肚,情不自禁又聊起我们三十多年前,一起住宿舍“打发”舌尖嗅觉的那些糗事儿。

    大热天到厂子对过儿小饭馆排队,提拉两铁皮暖壶去买四毛一升的罐装啤酒。那时,我不会喝,搁嘴里觉得喝马尿是一个味道,骚气腊烘。我们又很有创意:顺手到食堂里取回棉白糖就手儿搁在暖壶里搅合。我心里明镜似得,都是为了我这个“土鳖”。老哥刚从密云老家带来的小国光苹果成了下酒菜——规定一人一口。甜啤酒就小国光,也就我们几个能造。那感觉,那日子,今个儿想起来依然有滋有味。三个小光棍,就这样满足晚上在一起的食欲、酒欲。乐呵!

    喝二锅头,我们舌尖上的游戏更有意思。六十五度老红星,用钢笔画道儿。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三二三二一,一人一大口,不带歇的不带洒的。酒菜还是一人一个小国光,别的?没戏。酒是喝下去了,出洋相的就属我,出宿舍门儿去茅房愣是挤不出去。好不容易方便完了,睡觉愣也是合上眼心里扑腾难以眠休。那哥儿俩幸灾乐祸,照常下象棋,有事儿没事儿哈哈哈大笑拿咱解闷儿玩。

    自打几次“酒战”打磨,哥儿俩知道我永远是“酒雏儿”——提不起个儿。我也就坡下驴,凡是再起酒战,甘拜下风的总是我。当然,一点儿不喝那是不可能的。几十年啦,我们坐一起喝酒无数次,喝瓶子底儿的永远是我。舌尖上的的酒战,我自谦是老弟。谁叫俺肚量不争气。

   又说密云哥嫂家。鲜灵灵的生菜,地里拔出来洗吧洗吧,蘸酱吃。嫂子说了,别想什么污染,纯绿色!大葱拔几斤,连叶带白儿蘸酱吃得那叫一个欢实。黄瓜还没长大,摘下来一样着水涮涮,随便入嘴。

    黏米粽子,咱都吃顺了嘴儿,猛一瞅黄米粽子还犯楞。包开新鲜的芦苇叶再这么搁嘴里,您说啥滋味?天然的香气扑鼻不说,舌尖的感动那是难以忘怀!哥家的小米粥也是城里无缘享受的,自然粘稠,不喝三碗不就老咸菜那不叫够。

    鸡蛋炒韭菜,当然又是无法比。俺的技术再好,没原生态原料也是枉然。韭香,满屋子转,都是几十年前的印象,今儿又重温。肉炒葫芦片,麻辣豆腐块,吃得也就是新鲜口感。

    没吃上土鸡蛋,我心生遗憾。口无遮拦地张口我点评,“吓”得哥嫂要到邻家去要,我急忙拦住。嫂说了,苹果树,玉米田够哥摆弄的,农闲了还得到县城照看孙儿,没闲心喂鸡鸭。说到此,哥满脸幸福:儿子130平方楼房,我们老两口也在县城里有100多平方楼房,两头住,村里没人能比。退休养老金拿着,几亩地种着,昔日的财主未必能比得了?

   为了我们到家,哥自己酱煮了猪头肉、猪蹄子、鸡爪子,问我怎样,是不是原先那个味儿?嗯,怕我嘴刁嘴不饶人。大桌子摆满了,一幅盛情接待的热闹,舌尖上的“味”不暇接,青菜、肉菜、酱活、新鲜食品,我真不敢胡说八道。酱卤饸饹面,我久违的乡村味道,难得!高粱面的炸元宵,没看见过,更是头一回吃到。我刚想再多吃俩,小老弟提醒,小心吃多了涨肚。

    哥哥私下里问我,做菜是不是原先那味道?我没客气,怎么不是早先在厂子里色香味形啦?哥说嫂子怕油大了,城里人都是病身子不喜欢,所以才这样油寡。您瞧瞧,山村里的哥嫂考虑多细。(怪我这张破嘴还找茬儿)

    活了那么多年了,我不是五谷不分但也没认全活儿。走马观花,认了核桃树梨树栗子树李子树山楂树,认了瓜秧子辣椒苗茄子苗黄豆秧子,还有满山茂盛的艾叶。哥嫂说了,山里比城里季节晚一两月,枣、李子,梨、苹果、核桃、山楂,还没法熟,就连大黄杏儿也比山下晚。等两三月再来,保准儿叫车载满满的,吃不够拿不够的!那时的山景得意,果瓜成熟,果挂满树,红绿满山坡,可好看了。

    淳朴、勤劳、简捷、热忱、好客,山里住的老朋友老同事老哥嫂,依旧如三十多年前。变了的是,挂在脸上的幸福褶皱更多了些。

2012·6·29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