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軍de博客

诚信、正直、思索、联想--自愚自娱博友同乐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图书作者。《法制晚报》京味儿版专栏作家。 诚实、厚道、守信、忠诚---对朋友态度, 孝敬、勤劳、吃亏、付出---对老人态度, 坚忍、宽容、责任、信念---对家人态度, 不懈、坚持、找苦、寻乐---对自身态度。 具有制定企业饭店规章制度、岗位责任、规范文件、企业认证的综合能力。 有缘寻求知音、合作、同谋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书评:阅人无数读书香——我读解玺璋先生《一个人的阅读史》之感动  

2011-06-17 21:55:39|  分类: 文学杂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阅人无数读书香

——我读解玺璋先生《一个人的阅读史》之感动 

   

【原创】书评:阅人无数读书香鈥斺斘叶两忡翳跋壬兑桓鋈说脑亩潦贰分卸

 

    解玺璋先生的名气不是谁谁炒出来的,是人家踏踏实实自己“读”出来的。为什么这么说?解先生到目前为止,读了多少书?写了多少评?采访了多少人?问本人,未必能整明白。算我有幸,三十多年后在他报社俩友重相逢,玺璋送我一本签名书,《一个人的阅读史》。打开书籍,除了斯文的墨香吸引我,再就是玺璋“读书”经历令我陷入感动的沉思中。

   我与解玺璋先生有相近的经历。上个世纪70年代初,几乎同时戴着“红袖章”先进厂门,后进车间,再进学马列学习班,经常接受文学写作方面的指导。当然,玺璋的天赋与刻苦那是谁也不能相比的。数年职场修炼加之个人读书勤奋,解玺璋一直是出类拔萃的文化青年。多年以来,每每提起他的大名,也是每一位厂友引为自豪的。

  书中一篇《我把梦丢在哪儿了》详细并深情地回忆了陆俊师傅。解玺璋怀念陆师傅对他文学方面的指引,背诗、寻书、买书、看书,师徒俩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厂内“官称”大夫子——陆俊也;小夫子——解玺璋也。请不要忘了,那个年代可忌讳读古书、钻“故纸堆”。而他们却心照不宣,休息时间全北京转,这时的小解把大部分工资“扔”给了书店。可以说,玺璋就是在那敏感的特殊时代,一点儿也没荒渡。因为,他始终把自己“埋”在书里。

   再想说一句:陆师傅曾经是厂报主编后来的宣传科长,他的学识、他的严厉,确实使我们当时的文学小年青增进不少。记得很清楚:我初写的评论稿、通讯稿、文学稿在厂报能用,都与陆俊言传身教、现场评改、细腻润色有直接关系。“我们的关系比工厂里一般的师徒关系更亲近一些。事实上,他在一段时间里引领了我的阅读趣味和精神走向”玺璋一席真挚话语,让我看到:他虽为名人,依然念旧,念师徒之情。

 读‘红书’》,那是饶有趣味的回忆。一位陈毅秘书,一位彭真秘书,先后为厂部政治部主任,抓马列原著学习,“秀才”们的自然功夫了得。需要马列主义武装思想的年代,被抽调出来:整月地脱产学习,成本儿地记载笔记,大段地背咏经典名句,时常讨论中心议题,几千字的辅导材料靠自己提纲挈领编制。当时,我就以为学了马列原著,什么都明白了。后来,我全都忘光了。解玺璋那时的马列理论基础,至今为他所钟爱的“读书”、“读人”提供相当可观的思辨厚度,字里行间无不显露出他聪慧的阅读能力与渊博的学识。

  我想,玺璋先生读书向来与休闲享受相提并论。职业需要是一方面,“读人”之前先“读书”。玺璋更像是一块永不知足的海绵,读书汲取营养是永恒快乐。六度迁徙,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书房,就当是一件很兴奋的事儿,这就是玺璋的快人快语。

  解玺璋先生自谦《十年过客:行也匆匆,读也匆匆》。自比图书城里的过客,职业所致必须要看曾不想看的书。可一经过眼,惊喜之外暗叹没失之交臂。想看的书,总是感叹没大把大把时间,将自己深埋书海其中。读书,永远地无止境,谁有玺璋先生如此“纯情”的读书情怀?

  读书不盲目,玺璋先生《读书须教有疑》,讲到自己读书善于思考,绝不事事以书为证。这就说明了一个道理:读书有义、读书有意、读书有益,读书还得有疑问。列举清代学问家戴震敢质疑“孔子所说曾子转述”的可靠性;列举梁启超先生对《宋史》描述王安石变法的种种疑虑;玺璋先生明白无误地告诫读书者,读出疑问来正是读书辩证法。

  《杂花生树乱云飞》中,玺璋窃窃自喜书房之杂乱。他常年奔走于记者、编辑、主编之间,有阅人无数的资格,还需具备阅各路名人的本钱。加之,阅读习惯使然,杂乱之间的玺璋书屋,主人自得其乐。一个“杂”字,凸显了玺璋所涉猎的学问之多、之广。影、视、剧;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经史子集、儒道释禅、年谱传记;中外小说、日记信函、散文杂谈;兜里还有银子必给书店送去。所以,我们读到的“解氏评论”绝对散发出书香的味道。独到的见解,犀利的语言,没有人能够提出异议。这就是解先生“杂乱”读书的结果,也是他“读破万卷不厌倦”的读书精神所致。

 “读人”,解玺璋先生乐此不疲的习惯。《一个人的阅读史》中,略微只提出很少的一部分。读到满页丝丝入扣的对白,赏阅书间字字如玑的评述,恰似读一本教科书,除了笔法的凝练与厚重,再就是可体味知识魅力的宽度。

   我赞赏谢玺璋先生的仁爱之心。书中《爱的鲁迅与恨的鲁迅》一节,文章质疑了一些文化人读鲁迅过时论。依玺璋的知识所及,鲁迅不仅仅是抨击黑暗世界的匕首与投枪,不仅仅只会“横眉冷对千夫指”。鲁迅的大爱无边,尚有无数条事例佐证。大道理不说,单例举鲁迅对周海婴的父子之爱,那是紧锁于眉宇之间大爱。“小的时候,不把他当成人,大了以后,也不会做人。”这是鲁迅教育孩子的语录。玺璋对鲁迅先生的教子理论相当推崇。他说,没结婚就设计了怎样当个好爸爸;“候补之父”的梦境指导他后来成了儿子的好友。“我把爱给了儿子,我也时时感到儿子对我的尊重和爱意。”老解一句话,让我出奇地感动。我当即在书隙注了一行字:本来不求回报。掌握好爱意的潜移默化比什么都重要的难得。谈话间,露出对儿子的赞许,老解回味的就是“幸福”二字。

 百年戏魂翁偶虹》中,玺璋回顾了这么一段往事。当初厂里演大戏《红灯记》,当时的小解跑龙套跑的挺带劲儿。他们班组的马师傅扮演李铁梅,论扮相、论唱腔,堪称厂内无人能比。我未来的岳父大人也就在这个剧组,除了做布景、弄效果还兼着磨刀师傅。想起来,几十年啦!岳父去世都很久了。文章里老解与翁老之间的探讨,毕竟有更多的话题。

  转回来,我还说玺璋“读书”。《我与北京图书馆》一文,介绍了当初的毛头小伙儿看书的博览与痴迷。解玺璋把所有公休都要搭上,往返于东西城图书馆之间,饥不择食地翻阅各种书报、各式书籍。我最感动的这么一件事:玺璋利用上课之余全部浏览了梁启超所办的《时务报》共69期。抚摸厚重的历史尘烟,八十余年楞没被人借阅过。玺璋的责任感、使命感油然而生。他大学论文是关于梁启超的,最近还是急于把《梁启超转》付梓。看完这节,我异常感动。顺手留下几行随感:解先生刻苦攻读梁启超时的报刊,是令人感叹。什么是学问家?——耐于寂寞的苦读、钻读。饭桌上有朋友问:尘烟是否意象?玺璋真诚地一笑:“那实实在在的历史尘烟只有看到才会相信”。

  解玺璋先生一本《一个人的阅读史》,正如刘心武先生作序说得那样:“难得有一点点不同”。不同在于深刻剖析了自己的阅读经历;不同在于感悟读书阅人有那么多相似之处;不同在于始终保持着“读书”的一贯执着、“读人”过程中的诚恳与真实。

   经常听到:那位老解的评论文章老道、尖刻,直指时弊,不少名人政客、文人骚客怕他。一琢磨,解老哥的笔锋锐利与学识有关;解老哥的直指痛处与无私有关;解老哥敢于仗义执言不仅仅是性格直爽所能表述清楚的。

  有了以上这些感触,足以叫我感动不止。

                                            
2011·5·16

 

注:

   1· 以上文章已经写了一个月了。没拿出来的原因,主要怕我阅读中曲解了解玺璋先生的本意。自觉着缺少点儿底气。征求解先生意见后,我文才斗胆出笼。

  2·字里行间的感动都是我真实的阅读后的感受。读到深情处甚至流过“鳄鱼泪”,因为想起了曾经的往事。毫不夸张地说:解先生书中那些“文革”中读书与学习的描写勾起我反复的回忆。我敬佩解先生满怀情感的深刻记忆。

  3·《一个人的阅读史》是重庆大学出版的图书,2010年7月印刷并发行的。全国新华书店售卖。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