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軍de博客

诚信、正直、思索、联想--自愚自娱博友同乐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图书作者。《法制晚报》京味儿版专栏作家。 诚实、厚道、守信、忠诚---对朋友态度, 孝敬、勤劳、吃亏、付出---对老人态度, 坚忍、宽容、责任、信念---对家人态度, 不懈、坚持、找苦、寻乐---对自身态度。 具有制定企业饭店规章制度、岗位责任、规范文件、企业认证的综合能力。 有缘寻求知音、合作、同谋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诗集评述:才女圆筑石头梦 美玲诗话解红楼  

2011-03-01 12:18:32|  分类: 文学杂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才女圆筑石头梦  美玲诗话解红楼

——初析冯美玲诗集《诗话红楼》的美学领悟——

  遗憾得很,至今还未与冯美玲老师见过面,看到冯老师的诗集多蒙黄长江董事长。那一次的偶然,注定了我争取到了拜读冯老师诗集的机会。开会间隙,见到邻座的《今日文艺报》主编黄长江先生向专家们发放载有冯美玲《诗话红楼》的报纸,我斗胆要了一张。略微翻阅与其他,我随即埋头于《诗话红楼》爱不释手。黄总说,“您爱看,我回去给您快递全套的!”

 怀着崇敬的心情,我仔细拜读了冯美玲老师《诗话红楼》。略有几分感想,说出来算是对诗作者的勤劳心作略表些许钦佩之意。

 冯美玲老师的《诗话红楼》:凝聚着对小说《红楼梦》博大精深的意境所独特的研究成果;展现的是用传统的画作家白描的方式揭示人物的性格;优美的诗境引起人们对巨著最直接、最便捷的阅读意愿;巧妙运用五言、七言以及自由体的写诗笔调言简意赅地囊括了小说所涵盖的核心内容。冯老师创作性地用诗的语言诠释了自己的阅读收益,带给人们是一种全新的视觉享受。

 谅我才疏学浅,无法全面释读《诗话红楼》的美学内涵。仅就冯老师在诗歌中所呈现的背景悲怆,人格细腻、诗文涟漪、用词委婉、所揭示封建家族不可逆转的破落结局,做一简单且肤浅的述评。

 应该说,《红楼梦》是伟大作家曹雪芹倾毕生精力穷困潦倒之余的心作。之所以传世,无外乎有众多原因。历代红学家引经据典,多方考证,挖掘史料,其乞图很明显:就是要摸准曹老先生创作理由;就是要印证当时的社会沿革演变;就是要从中启发出动荡中的人格人性的真相展示;就是要触摸作者创作不朽著作的真正动力源泉。

 结果呢?众说纷纭还在继续。几百年的奇妙梦幻,还在指引着人们饶有滋味地去解读;红学家们还在孜孜不倦津津乐道地发掘新的视角;或用自己的理解方式、或用带有时代符号的语言企图夯开梦之门,敲醒梦之幻,释读梦之语,破解梦之谜。

 冯老师无疑选择的是独开僻径。“诗话”—— 大众喜闻乐见的形式。雅与俗,最纯净爽洁的表现手法。

 “千红一窟石头憎,万艳同悲红楼梦。”冯《诗话》开篇就是震耳欲聋的警示语。“红楼引子”使你不得不去探求与领略什么是通灵宝玉?什么是世间的喜笑悲哀?什么是待人处事间的真是假?可以说,冯美玲老师对《红楼梦》的研读颇具水准,不然不会有这么得心应手且高屋建瓴的提示语。

 的确,一束《红楼梦》就是一部老祖宗曾经的喜怒哀乐,或者就是一部封建帝国的挽歌。大家知道曹雪芹:生于优裕,殁于贫困,公子哥也是一身怨气。放荡不羁,愤世反叛,大才子筑就红楼。换句话说,没有生活的奢侈优越就没有写作的根基;没有生活的窘迫潦倒就没有一曲红楼的悲壮与永恒。

 曹雪芹家族,可谓显赫。如果追溯到汉朝的话,开国元勋曹参该是鼻祖。宋朝之曹彬至明初迁到辽东铁岭,后金崛起,曹家祖上成了皇室家奴,隶属正白旗。曹雪芹的太祖母孙夫人曾为清顺治三子玄烨的“教引嬷嬷”,搁现在说就是保姆。康熙帝登基,嬷嬷爹成了小气候,受派成了江南织造。于是,风光了几代人的日子。雍正得势,整肃兄弟间的党羽之类。曹家自然到了树大招风的地步,殃及于此实属必然。

 曹雪芹自幼优越,何止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求上进,放荡无为成了小曹雪芹的真实写照。有史为证:曹雪芹天资聪慧,却不喜欢“四书”“五经”之书,犹好“杂学旁取”之类的野史闲书。身处杂伶,客串登场,饱览世间风花雪月。强烈的反叛意识,使他浪迹于正统教育之畔,居住北京城内外,迷上各式优伶,滋长了他的各式爱好。诗、文、曲、画、剧、小说,无所不能。可以说千年《红楼梦》,有曹家曹雪芹当年风流倜傥的影子。

 冯美玲的《诗话》,经典地剖析了红楼梦中的本质。诗云:“谁说你痴人说梦,似傻似狂,我看你斑竹泪痕,情意深长。------梅花啼恨情太情,梦到销魂月疏影。”冯诗一语道破,红楼之间的斑斑血泪情仇,人世间的恩恩怨怨,岂止是一梦所能容纳的。深刻就在于冯诗的简朴般的语言功夫。

 冯诗,奇石:“女娲炼石补苍天,青埂峰下怨自嗟。乐极生悲凡心动,隐入红尘若许年。”冯老师用寥寥数语,把梗概交代的一清二楚。可以从女娲传说中印证,可以从青埂峰下暗自揣摩,一块石头蕴隐着多少欢乐与愁苦。借石而发忧古之恨,借石传说传递那个年代的隐秘信息。说不上冯诗精彩绝伦,但足以见识“红诗”其坚实功底。

 《红楼梦》中有一“西江月”:“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似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乖张,哪管世人诽谤。”是不是曹雪芹的成长年代的真实写照?无从印证。但可以说,小说作者从来不是循规蹈矩之人。雍正死后,乾隆皇帝虽然撤消了对曹家当初的指控,却未能将原有的官职与家产发还。所以,曹雪芹不像一般旗人那样到指定的地方当差服役。他在内务部当了一段差,很不顺当,加上言行不检而被黜免。生活平庸的曹官人,岂是寂寞之人?又是几度彷徨,又是几度漂泊。寄人篱下也好,遭人白眼也好,一身的才气无处宣泄。于是,借梦宣情,借梦说世。

 冯美玲老师巧用诗的语言画人骨、描性格,《诗话红楼》中比比皆是。

 “鬓发如银老祖母,搂着黛玉掩面泣。”活脱脱展现了娇女“黛玉拜府”时的真实场景,冯诗在这里没有一丁点儿的修饰,有的是一片真情实感的素描。“花气袭人知冷暖,厌莺声枕梦相因。”把“花袭人”的性格与为人描述的惟妙惟肖。“聪明反被聪明误,海棠春睡太虚境。”一语道破悲美人“秦可卿”必然的可怜下场。诗话“秦钟”:“临死自误过世人,来世荣耀立功名。”小小的总结,刻画了秦钟死得必然,死得不甘。

 对“尤三姐”的描写,似乎倾注了诗人的豪情或是别样的解释。“倾色倾城绝尤人,娇艳惊人悔过新。”绝色美女活生生立在眼前。“浪迹弟子冷面心,决不做那王八孙。”一句话,道出了尤三姐的刚强,说出了虽然无力但也铿锵的话语。

 冯诗人柔情似水。一曲“悲晴雯”,似乎就能看得出诗人眼泪就在眼眶中打晃。“香藤异草蔓蔓,流水脉脉无情,只因她花容月貌,便担个虚名。”向那冷窟般的贾府呐喊,向那孤苦般的生灵伸冤,向那魔爪般的世俗宣战。这时,冯美玲就是一位捍卫真理的战士。“有情公子怜日月,落花无情醉春风。”这句诗,美的境界不说,宛如一幅怜花惜玉的刺绣屏风。

 “那张利嘴是祸根,一帘花席搅碎影,锋芒毕露遭人恨,高标见妒是根本。”话是说晴雯,实际上是用现实的经验告诫人们:嘴上不饶人难免有亏吃,显山显水遭人嫉妒。面对晴雯的悲苦人生,冯老师多了些笔墨,彰显对封建社会中的扭曲其人格的控诉。世间百态,借古说今,无非也再警示大家少说话、慢开口。太多的无奈借几句诗文,隐约间表述了心境。

 小说中有不少浪子泼皮,冯诗没能一一画像,但也从“混薛蟠”中窥其一斑。“放浪形骸混魔子,遭惹是非理难容。傍人遥指喜好色,岁决岩崖害人命。”把那个纨绔子弟代表薛蟠,形容的屁臭不值。读书读到爱憎分明,曹雪芹先生刻画的到位,冯老师自然剑锋锐利地不输分毫。

 大家知道:没有曹雪芹的反叛,就没有《红楼梦》。

 那个年代,曹雪芹怨气满满,才气满满,二者结合写出《红楼梦》,就是发泄出对整个世道的强烈不满。他不满足于获得一时的心理平衡,而是追逐于永恒的真理思考,他不仅在解嘲自我,更深刻地解嘲整个社会。《红楼梦》向人们展示:面对生活的挫折与失意,人完全可以通过写作儿变得坚强而永恒起来。《红楼梦》还向人们展示:就是在人生最压抑和最丑陋当中,也会有最美丽和最可贵的事物出现。

 曹雪芹素来放荡不羁。其性格有三:素喜诙谐,滑稽为乐;嬉笑怒骂,意气风发;嫉俗愤世,傲骨狂行。基于这种性格的反叛,原本会成为第五代江宁织造的,却在穷困潦倒中苦渡一生。可贵的是他没继续放纵自己,而是用毕生精力筑就一部不朽的《红楼梦》。四十岁的年华,虽然英年早逝,但中国的文学史永恒地记住他的卓越贡献。

 孟子曾说过一句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曹雪芹也许不会想到身后多少风光事,也许并没用孟公的语录鞭策自己,可他全做到了而且超人般地完美。

 我想说的是,就我目能所及,冯美玲老师用诗话描述一部旷世之作,迄今为止,还从来未曾见过!不说其美学价值如何,不说其诗韵诗境如何,单凭冯老师的远识独见,足以高高屹立于繁茂昌盛的百花盛开的华夏诗坛。诗,不在于长短在于精炼;诗,不在于委婉在于领先;诗,不在于花哨而在于独矗一支。可幸,我们的冯美玲诗人做到了别人无法企及的事情。

 特立独行,走出自己的风格。冯老师朝着崎岖的诗路,坚强地努力着。我没有理由不去祝福,因为我还没做到。

 洋洋洒洒上万字,《诗话红楼》写出了一个朝代的演变,生动而用“苛刻”的诗句图画出人物的喜怒哀乐,不避讳自己的爱恨情仇掺杂其间。因为谁都会明白,诗人的灵感源于冲动,源于辨别真善美的领悟。如果,只有那些委婉的涟漪,绮丽的缠绵,无病的呻吟,那叫诗吗?起码不是有影响力的诗行。

 其实冯诗《诗话红楼》还有更大的特点:会用极为挑剔的语言阐述小说的精彩段落。玉珠连连,俯身即拾。如果还不甚讨嫌,我斗胆地再描述几段。

 宝玉与黛玉的凄美爱恋,贯穿于小说之中,冯诗大篇幅欲与颂扬。有“内帏厮混胭脂泪”的宝玉形象;有宝玉眼中的“眉尖若蹙黛画眉,娇喘微微绝代娇”,天上掉下来的林妹妹;有“黛玉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问天问地;有形容黛玉孤傲“言语尖刻盛冷清,枉费宝玉一片心”。

 最为心碎的是宝玉娶亲、黛玉之死,“情知春去落花春,绝代佳人悲戚真,呜呜咽咽声未了,落花满地鸟飞惊。”暗示着一个曾兴盛的王府,到如今已经不可逃脱的走向衰败。“可怜黛玉孤身一人,凤落荒坡,春根啼恨,天高秋日迥,孤塘渡寒影。”昔日的缠绵爱恋不再,天地各自一方,留下的只是遗恨。

 冯老师好一幅隐喻。借着“贾母寿终”大发一段感慨:“贾母享年得命归,儿孙满堂不尽意。王母蟠桃盛宴散,家园荡尽惨收场。”树倒猢狲散,死得死,逃的逃;出家的出家,出嫁的出嫁;有遂成贱民的,也有变成了乞丐。世间无常转头空,一切功名,瞬间奢华,恍如梦幻般散尽。简练的诗句犹如一纸判书:封建王朝大势已去!

 拜读之余,仅怀以上感慨以表我对冯美玲老师的崇拜心情。

 另恕我无知无畏。冯诗在《诗话红楼》中所倾注的才情,所彰显的造诣,我在钦佩之余略有几句微词。

 用诗话形式的描述弘大场景,在所难免地有些不能以一概全;追求情节细腻周密,在所难免地挂一漏十;以诗抒怀,以诗抒志,语言的优美,诗韵契合,在所难免地还缺乏足够的功底。因为,我们所面对的是一本几百年还没释读十分准确的传世巨著。一切都是:在所难免。

 我想说,冯诗已经感动了我。她所展现的是一种新的视野、新的理念、新的解读方式。谨此,就可以无愧于天下。

文军/2011·2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