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軍de博客

诚信、正直、思索、联想--自愚自娱博友同乐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图书作者。《法制晚报》京味儿版专栏作家。 诚实、厚道、守信、忠诚---对朋友态度, 孝敬、勤劳、吃亏、付出---对老人态度, 坚忍、宽容、责任、信念---对家人态度, 不懈、坚持、找苦、寻乐---对自身态度。 具有制定企业饭店规章制度、岗位责任、规范文件、企业认证的综合能力。 有缘寻求知音、合作、同谋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京味儿散文:“车”步蹒跚—— 用“人力车”丈量岁月  

2010-12-02 18:13:07|  分类: 京味儿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味儿散文

“车”步蹒跚

—— 用“人力车”丈量岁月

【原创】京味儿散文:“车”步蹒跚—— 用“人力车”丈量岁月 - 文军 - 文軍de博客    【原创】京味儿散文:“车”步蹒跚—— 用“人力车”丈量岁月 - 文军 - 文軍de博客 【原创】京味儿散文:“车”步蹒跚—— 用“人力车”丈量岁月 - 文军 - 文軍de博客

 

 晨鸽暮鼓人力车,南来北去血泪辙。

   混沌世道苦无助,新风祥子笑语歌。

 瞅着,京城紧着往世界先进城市里头面靠。没觉得几年功夫,径直冲地底下钻的火车抻长了好几百里了!地上甭提,四轱辘的塞堵得满大街,名牌靓车,不愁没有,就愁跑不动。遇着过大节了,人口大流动了,就那么几天儿自在、舒坦。人驾着车都跟撒了欢儿似的,想去哪去哪儿,一踩油门,开拔!平日里轮着“限行号”:歇菜,干着急!合着眼咂摸滋味,这也是一种另类的“幸福”呗。

 说起老日子,出门办急事、给掌柜张罗买卖,串胡同儿办些事,就属坐东洋车黄包车算是“豪华”了。一提这车,立马想起老舍笔下的“骆驼祥子”。

 祥子这主儿,算是个倒霉孩子。本想在京城混出个人样儿来,赁来的车玩命拉活儿,就想“挣”出属于自个儿的车。谁承想,攒得差不离儿了,遭当兵的“算计”。没辙,偷了旁人的骆驼,弄两钱儿还想着“赁”呐!进了虎妞家算是入了“套儿”:让人惦记上,就懃等得束手就擒。当老板的姑爷,人家不乐意,产业换了主儿“卷钱”走了。亏得虎妞仁义,苦日子苦过。当车主的梦想又快成了,瞬间虎妞死的不是时候,祥子落得一贫如洗。灰心、迷茫、堕落,一个人力车夫原本善良能干,就那么轻而易举地被那个社会“腐蚀”烂掉了。祥子,遂成了旧北京人力车夫的“形象代表”。

 话又说回来了,北京的交通工具,骆驼算是“元老级”的。祥子那伙儿凭掉汗珠子换饭吃,东西南北来回“逛”的人力车,也有骆驼的好性子。骆驼:能干、耐旱,多累不发脾气,喝点吃点就能可着劲儿地卖力气。拉煤块、驮木材、运食粮、贩灰石,不误主子的事儿。走沙漠,别无二选,边关驿站的信件往来,靠骆驼的辛苦。拉七八头骆驼,拿皮绳子穿过骆驼鼻子算是“一把儿”。有几把儿的运输能力,兹当是一列火车那!打那时候起,“骆驼”——实诚、吃苦、不言语声儿的模范。夸哪位爷,叫他“骆驼”可不是贬意词儿。

 传统的骡马驴,可是占京城最长时辰的运输“功臣”。记得头些年,“进城马车戴好粪兜”,算是维护卫生的约束。这些年尽管有“车水”没“马龙”了,抽不冷的一两辆马车驮着水果拉着蔬菜当街一停:开卖!没等“城管”靠近,只见马夫长鞭一甩,缰绳一拽,马蹄不着地,一溜烟儿跑得飞快。不管路上的路边儿的人和车,见着疯跑的马车赶忙躲。汽车还限号那,马车倒敢“顶风作案”。细一想:马路”,不就是跑马的路吗?

 没人力车那会儿,骡马统治。前有骡马驾辕,马夫长鞭在手,后面有轿。坐的卧的,铺的盖的,蓝布帘子遮严实,挺滋润的“卧铺”,走长途靠这行头打扮好。遇着事儿急,驿站、客栈不住,接茬儿赶路,颠簸的铺盖也就凑合了。要知道,能坐上这装扮的骡马车,不是一般人,不是官府要员,就是达官贵人,要不也是遗老遗少。蜗居、挤大杂院的;当差、跑驿站的,甭想。遇着婚嫁了,马车驮花轿怎么也比八抬大轿还风光不是?现又回来了,吹吹打打围着八抬大轿,要的就是招摇,招摇得与众不同。

 人力车引进百年了,造就了一批用双脚编写故事的“祥子”。喜怒哀乐,期待·奋斗·失望·心灰意冷,不足以涵盖那些底层百姓的心理感受。见证波澜起伏的时代,经历苦难蹉跎的岁月,“人力车”那俩轱辘,“祥子们”那双腿,都明镜儿似的。

 发小儿程子他爸,地地道道的“祥子”式的车夫。老上他家玩“拍洋画儿”,瞅见不老少辛酸、让人嘬牙花子的事儿。有些人家“家丑不外扬”,程子悄悄凑我耳边儿,断断续续“学”的。程子说了,谁让咱铁瓷儿那?细想,拍起洋画来,我净让着程子。

 他爸叫程福来,一听就有点儿学问。上辈有俸禄,提笼架鸟转为家贫没落。要扛起家里吃喝拉撒睡,我程叔没大本事,只能到车行赁了一辆。看着崭新的东洋车,这叫一个乐!背着车号,太阳还没爬出窝儿,程叔倒先拉着车“催”着京城醒。就在东四牌楼南犄角儿“趴活”,眼睛滴流转,看着排场的少爷、娇娆的小姐,紧着礼让,讨人家喜欢。

 【原创】京味儿散文:“车”步蹒跚—— 用“人力车”丈量岁月 - 文军 - 文軍de博客【原创】京味儿散文:“车”步蹒跚—— 用“人力车”丈量岁月 - 文军 - 文軍de博客【原创】京味儿散文:“车”步蹒跚—— 用“人力车”丈量岁月 - 文军 - 文軍de博客西行香山麓;东到通州府;南奔黄村镇;北上来广营;程叔逮着个活儿,一天双脚就不曾再沾地。饿了:垫补碗卤煮火烧、来碗炸酱面,累了:奢侈点儿泯上几口、再就二两羊头肉;渴了:碰着护城河,下河沿掬上两口,最好跑在西边儿,水清亮。没早没晚,程家的小日子还挺滋润。就是看程叔没了当年的健壮模样:腮陷了、脸黑了、腰塌了、脚步蹒跚了。

 秋末,程子咬我耳朵:“明个儿,爸爸买自个儿的车去!”当晚,我陪程子蹲在院门口,拍洋画,等叔。好嘛,这一等,鼓楼的更鼓都敲到半夜了,程叔还没影儿。

 过了子夜。残亮儿的路灯下,隐隐约约瞅着像是程叔,又不太像。一瘸一拐,一高一低,慢慢悠悠地奔着院门走来。程子不顾洋画儿的输赢了,飞快地跑去。走近一看:人力车七零八落几乎散架,两轱辘就剩下一只。就着亮儿再瞅程叔的脸色,青一块紫一块,嘴角儿沁出了血珠子。一看就知道,碰见倒霉事儿了。

 后来程子把不住嘴门儿,让我知道了个大概齐。程叔一大早儿遇见一“肥活儿”,到西山枫叶黄村办事,打个来回儿。哪能打贲,二话不说,拉着两少爷小跑着出了西直门,不到晌午就到了官府家门。原路返回,城外青纱帐,除了鸟叫就是赶脚的,水边蛙鸣伴着偶尔一挂慢悠悠的马车迎面走来。晚半晌儿了,太阳正慢慢地犯迷糊,玉米地突然窜出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劫道的打扮。

 结果,没好儿。两少爷跑了,程叔一个大子儿没见,有车拖累追不上。“怎么岔儿?想溜?爷我准了吗?”劫道的把着冷清清的路,一脸骄横。搜遍全身,就是点儿吃饭的钱,“没劲”!说着要抢人力车。程叔哪干,这是“命”啊!紧护着,劫道的哪见过这个,拳脚伺候。程叔哪是两人对手?眼瞧着车没了,立马跪在地上央求。许是劫道的也是穷苦人,没辙!卸下一个车轱辘,说是“放你一马”,程叔好歹把爷谢了,拉着一只轱辘的破车回城。

 属于自己的车又成了梦。程叔继续跑车,用生命的里程赊赎尔虞我诈的世道。后来程叔酗酒、赌博、颓废的混日子。再后来程子妈没钱看小病儿,亡于伤寒。程叔继续跑,恍恍惚惚间瞅不见天亮儿,有俩钱儿抽鸦片睡女人。拉不动车了,自个儿醉卧街头,再也没醒过来。苦了发小儿程子,本来长在还算殷实的人家,爸爸一个跟头过去了,屁孩儿成了乞丐。

 程“祥子”的儿,后来成了区干部,提起他爸还是一个劲儿地捶胸顿足。

 前些日子,胡同口鞭炮响。一溜儿三轮车,冒着“硝烟”到了原先我和程子牌洋画的院门台阶。一看那些个车模样:红风斗,红流苏,左右贴着大红“囍”,后边粘着“百年和好”。到底是程子他儿子的“办事儿”,运输工具都跟旁人不一样。时髦的说法:“低碳”。再看新郎新娘,大襟红袄红毡帽,红盖头遮着新娘羞红的嫩脸儿,小红鸳鸯鞋“绣”得真秀气。

 老眼昏花,但我真真地瞅见,程子一丝不易察觉的泪“闪回”了一下。可能就我懂了:要是程叔叔还在,准美死喽!可惜没能熬到今天的“幸福时光”。

 

2010·3·4下午

                      注:1·此文为文集中的一章。照片为网上所载,网络文章暂用。

                                2· 趁着还没结集,恳请各位板砖招呼。您别客套.

                          3·谢谢您,先甭转载那

                                4·媒体登载事宜请信箱沟通。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