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軍de博客

诚信、正直、思索、联想--自愚自娱博友同乐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图书作者。《法制晚报》京味儿版专栏作家。 诚实、厚道、守信、忠诚---对朋友态度, 孝敬、勤劳、吃亏、付出---对老人态度, 坚忍、宽容、责任、信念---对家人态度, 不懈、坚持、找苦、寻乐---对自身态度。 具有制定企业饭店规章制度、岗位责任、规范文件、企业认证的综合能力。 有缘寻求知音、合作、同谋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京味儿散文:京城旧事——四季的“粥道”齐全  

2009-09-07 10:49:43|  分类: 京味儿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瓢粟米搅春秋,两言藏补论稀稠。

           瓮中美味收不住,鼎立天下何索求。

 

    我是自打小儿喝粥长大的。“你什么粥没喝过?就剩下石头子粥没熬过。”姥姥说起粥,总是几多情感。老北京人四季里都离不开粥,怎们说都有理儿。春天里讲究温补去火,弄些胡萝卜末,剁点儿猪肝;夏天热,离不开凉食绿豆粥、荷叶粥、各式菜粥;秋天收获季节,补上夏季亏得营养,各种粮食:小米、棒子渣、糯米、高粱米加上红豆、芸豆喝起来--香;冬天里,身子要“藏”、要“补”,姥姥把各种粥品调剂的像模像样。暑热:四脖子汗流,喝粥不显着闷燥。数九:一滴水结冰,喝粥不觉着干冷。

 

    成长的岁月伴着喝粥的日子,自然对“粥道”有了些想法儿。

 

    姥姥说:“你睁开眼就会喝粥”,一点不假。妈妈的奶水不够,就用米汤当奶喝,不浓都“吵吵”,哭喊的没完没了。后来烂糊的小米粥上下几顿来回吃,再后来加枣末加芝麻粒熬粥吃出来了味,再再后来,就是自个儿“馅饼粥”一条龙啦。那时候,熬粥当成家中一道必备的家务;喝粥又是每天见面的礼节。一个院儿里,谁家熬了一锅“新鲜”的,不忘送些左邻右舍。那时物品匮乏,“粥道”也是沾满着儿时趣味。

 

    其实,一个“粥”字与佛有关。就说腊八粥吧,相传释迦牟尼在这些天寒的日子口儿,穷困潦倒,饿得两眼冒金星,遇到一牧女。爱心相救:支锅煮各种豆子,然后放米熬成乳糜,释迦牟尼的精神气由此得到恢复,随后于菩提树下入定七日,在腊月初八,夜睹明星而悟道成佛。据此传说,汉传佛寺每年的腊月初八都要以各种形式予以纪念。叫什么那?“腊八粥”--成了约定俗成。

 

    要是提一个问题:腊八粥由什么食品原料组成?估计,没人能说的准儿。我看,随意好。搀在白米中的物品较多,如红枣、莲子、核桃、栗子、杏仁、松仁、桂圆、榛子、葡萄、白果、菱角、青丝、玫瑰、红豆、花生……总计不下二十种。少点儿没人计较,多点儿没人嫌多。我小时候,顶多也就有五六样儿。吃起来,照样惬意的要死。

 

   “赊粥棚”可是一年到头难得的景致。许是我天生好粥,在姥姥家,随着大人没少去赊粥的地界儿。说是白喝,旁边立着一个牌子,劳您大驾捐助一些,大慈大悲。我不由自主,捧着平日里零攒的碎钱,径直往钱箱子里搁。积少成多,做些善事,自个儿感觉心里头舒坦。不因“善小而不为”嘛!

 

    老年间,卖粥的也有挑子。趸在火炉上糗着,当然热乎着那。那一头,配有油炸鬼、小麻花、芝麻烧饼,齐全。满满浅蓝边碗:或者粳米加莲子粥,或者粳米和着核桃仁芝麻仁粥,有时备着糯米什锦粥,大老远的香气能把一帮孩子们招来。来一碗不为别的,数数有多少东西?除了见惯的以外,那回见着果脯粒儿:桃子、杏子、李子、苹果、冬瓜条、西瓜条,颜色艳丽,看着就有强烈的喝上几大碗的欲望。

 

   街头的“粥棚”有特色。小老板还姓周,名副其实:周家的粥棚。只见他们一家子,忙忙呼呼的,尽瞅着收钱了,其实没黑没白。周家的粥:名气大,自有名堂。一来实惠,什么品种一个价儿;二来应着季节,吃着就有亲切感;三来熬的功夫到家,黏稠适度;四来货真价实,不藏着掖着。

 

   碰着全家想喝周家新配方的粥啦,姥姥就差我陪着她老人家,端着瓦罐找周老板。除了买粥,其他的烤烙活计也不落下。馅饼就有好几种:肉馅大葱的、时令蔬菜的、三鲜馅的。烤的有:油酥火烧、芝麻火烧、椒盐火烧;最爱吃的:褡裢火烧、油煎锅贴。换着样儿,或者一样来一点儿,图个新鲜。

 

    吃法儿,由着喜好。有的粥喝一口、饼咬一块。有的撕巴撕巴,干的放在粥碗里,说是别有一番风味。咸了淡了,就着芝麻辣咸菜丝儿又吃又喝,那叫什么来着?快活。

 

    熬粥,绝对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估计,什么“鼎”、“簋”、“瓫”、“罐”、“甑”,都与熬粥的工艺有关联。几千年的渊源,沉积了不少以“粥”延续生存,以“粥”调理城郭的历史故事。到如今,也就记得“腊八粥”了。

 

   残存记忆中的,真的还有姥姥熬粥的身影。我爱吃:夏季的绿豆粥。知道我爱吃甜食,姥姥总是多一勺子糖给我。我还爱吃:冬天里的白薯粥。大号的铁锅座在炕前的煤灶上,白薯块熬到成了稀糊时,颜色渐渐变了,所有的香气氤氲笼罩着房屋的每一角落。吃起来,肚子不鼓不算饱。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