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軍de博客

诚信、正直、思索、联想--自愚自娱博友同乐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图书作者。《法制晚报》京味儿版专栏作家。 诚实、厚道、守信、忠诚---对朋友态度, 孝敬、勤劳、吃亏、付出---对老人态度, 坚忍、宽容、责任、信念---对家人态度, 不懈、坚持、找苦、寻乐---对自身态度。 具有制定企业饭店规章制度、岗位责任、规范文件、企业认证的综合能力。 有缘寻求知音、合作、同谋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京味儿散文:京城旧事——铜碗“干果”  

2009-09-01 17:55:32|  分类: 京味儿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戈铁马旧戮场,银月铜碗老明皇。

 蜜饯香藕玫瑰枣,酷热暑疾酸梅汤。

  

无论“果子干儿”挑子,还是“果子干儿”车子,小贩的小铜碗敲击的声响都是那么清朗、悦耳。一句“果子干儿来玫瑰枣儿喂!”都能招来不少屋前院内贪吃馋嘴的小伙伴,七嘴八舌一个劲儿地凑热闹、“捧场子”。照现在说,攒足了人气儿。

两个小铜碗儿在小贩手中相碰,那出奇的动静真像集合的号令:清脆悠扬而不让人烦躁;回声绵久而不令人厌恶;听着倒像是远古沙场上招魂的乐谱开篇。挤围在挑子、车子面前,我们几个纯真而贪婪的笑眼好似迎接得胜归来的将军,更确切的说:迎接心中的“战利品”。目不转睛不错眼珠,盯的是那丰盛的“干货”,那诱人的“汤水”。顺带脚儿,悄声细语向小贩讨求铜碗,用敲击的节奏满足自己的好奇。不经意间,成为“干果摊子”小广告的“代言”。“铛--铛---”声即使没有音律节奏,没有小贩的那磁性的高音吆喝,同样招来左邻右舍。

我就说说那位推小车卖干果子的小黄叔叔吧!从上几辈儿留下的吃饭家伙什儿,他没丢。什么时候推着小货车,总是利利索索。各种干果分的真楚,直接进嘴的、带壳子的、吐皮儿的,不会在一块堆儿。手中的小铜碗儿从来都是锃光瓦亮,赶上太阳乐呵,咧着嘴大笑,照着看能晃花眼睛。支应的功夫多了,从黄叔的嘴里略知道卖干货、敲小铜碗,这里面可有几起儿鲜人不知的故事段子。

两只碗的起源还得挂上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行军打仗、吃饭睡觉,都有人张罗。饭得了,要催沾地儿就着的士兵起来,“随军配给连”就在简易的厨房里敲击起两个铁碗。老朱的行军队伍习惯这种叫法儿,久而久之,吃饭喝水就等这敲碗的声儿。

小黄叔的干果车子也有“酸梅汤”卖。偶然间我发觉一只小的黄铜做的半月形箍在容器上,据说这里大有讲头。老朱皇帝身世贫寒,早年间出家做和尚,为着有一口饿不死的糙饭吃。“月牙铲”成了出家人的标志,既能挥舞防身,又可以当挑子行路。到了家里头,还能当农具使唤。“一物多用”,好使!朱皇帝创业那会儿,“爱兵如子”。当他的兵,酸梅汤没少喝。于是,佛界的印迹——“月牙儿”成了售卖酸梅汤的牌号。

另有一点,是老北京都懂,“月牙儿”符号也是穆斯林的标志。卖食品回民有个传统讲究:干净、卫生、诚信。

小黄叔的干果儿车花样可不老少,要不那么招人。有一种吃物叫玫瑰枣,枣里填进干玫瑰花叶与糖拌成的浓浆,最受大人小孩的欢迎。安神、补气、补血,听大人都那么说。各式瓜子相当对胃口;柿饼儿、杏干儿、桃干儿、李子干儿,足以让我的口水流出来;蜜饯果子的原料特齐全、味道特正宗,尤其是蜜饯藕片;木桶里的炒红果那颜色、口味地道,去火、养胃。

小黄叔大概没忘了这碗饭是朱皇爷给的,另一桶永远装着“酸梅汤”,那是街邻四坊都熟悉的味道。把酸倒牙的梅子加糖加桂花,煮了晾凉了,最好枕在冰块上面,喝起来,过瘾。一年四季,喝这土造的饮料,没灾没病。我之所以到现在,还健健康康的,许是那时候喝“汤”落下的底子。

什么都有个来历,有个说头儿。还说这两铜碗,说白了,就是一种特殊吆喝。人们把这铜碗叫做“冰碴儿”或“冰碗儿”。为什么哪?这是因为铜碗碰撞的声音非常像冻冰破裂的动静。从这个声响可以判断:小贩除了卖干果还有“冷”食儿可买。

小黄叔那人仁义。记得一年盛夏,干果车子停在大槐树底下,小黄叔瞅着几个屁大小子陪着毒太阳玩藏猫猫。许是玩疯了,我们几个小孩儿脸上通红,身上的小褂湿了干、干了湿,没人喊叫停歇歇。我发现了铁蛋儿的藏身之处,追!吓得铁蛋儿撒丫子猛跑。眼瞧着我手拽着他的胳膊了,正在这时铁蛋儿“咣当”一下,身子好不央的,撂在了胡同当街儿,吓得我没了主意。“去!你赶紧喊他家里人儿。”小黄叔边说边抱起铁蛋儿,放到了槐树下的阴凉处。等我回来,小黄叔正给铁蛋儿慢慢喂着酸梅汤。“没关系的,大姐。这小家伙中暑了,一会儿就缓过来啦!”铁蛋妈说什么要付酸梅汤钱,小黄叔急了,好说歹说就是两字:不要!只凭这点儿,小黄叔的口碑算是落下啦。谁家有个什么事,来个什么客,干果的生意包准儿找小黄叔打理。好人好报,一点不假!

如今,就不缺吃的、喝的。干果随处可买,打包的、零卖的随手可及。各式蜜饯、玫瑰枣、酥糖成了北京传统特产,到外地送人体面,京城人不吃啦!酸梅汤早已成了老字号的招牌,开始去油腻、清肠胃了。小时候听惯了小铜碗儿的“击打乐”不在了,估摸着,蜜罐里的幸福儿童,“享受”不到、理解不了那种:如痴如醉的追逐,沁人心脾的满足,割舍不断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