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軍de博客

诚信、正直、思索、联想--自愚自娱博友同乐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图书作者。《法制晚报》京味儿版专栏作家。 诚实、厚道、守信、忠诚---对朋友态度, 孝敬、勤劳、吃亏、付出---对老人态度, 坚忍、宽容、责任、信念---对家人态度, 不懈、坚持、找苦、寻乐---对自身态度。 具有制定企业饭店规章制度、岗位责任、规范文件、企业认证的综合能力。 有缘寻求知音、合作、同谋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京味儿散文:京城旧事——串胡同的“日杂”挑子  

2009-09-01 17:51:26|  分类: 京味儿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铜锣皮鼓伴笑声,冬袄春褂勤相缝。

怎奈顶针金仍在,叹却箍指忘女功。

 

有这么一种行当:手摇堂鼓儿,招呼买卖,不信大妈、大婶、大姐不出来迎候。“日杂”,字面就说了,每天离不开的杂货。昔日老北京:街面左右,胡同深处,经常不短儿地有摇堂鼓儿的小贩来来往往。生意不算大,专“攻”妇道人家的“家长里短”。时间长了,肯定离不开,只要打远处听见“堂鼓”声,邻里间互相不忘喽提个醒儿。缺针少线的、梳头洗面的、新买替换的,叫住他们商量个价儿,齐活!

摇堂鼓儿的小贩,可不是一般人儿。面皮儿白,眼神儿活,嘴儿会说。照现在的说法:大小也是妇道人家心中“偶像”。我认识一位,人称:小白。长我一辈儿,小白叔。胡同院门里外,打交道都深了去了。

还是要说,这行当里的规矩。小白叔打的什么堂鼓那?小鼓,也就半尺见圆儿,带一根圆木鼓柄。鼓的上端还有一面不到三寸的小锣儿,悬空镶嵌在与小鼓儿同圆的圆箍里。边缘,也有用皮条挂坠的两个小槌儿。小白叔用右手稍稍一捻鼓柄,固定在小鼓、小锣两侧的小槌儿就会有节奏地碰击鼓面,锣面。这声响儿,您听过吗?反正,现在听不见喽!

小白叔左肩挎的木箱子,学问也大了。小三尺高,尺半见宽,里面就是小“杂货铺”。几个格子,分的真楚之那!类别就有:梳子、头油、牙刷、牙粉、舌刮子、擦脸粉、小镜子,缝衣做活的顶针儿、针头线脑。其实,做活儿用的小小不言的用具只是顺带脚儿,讨大家伙儿一个欣喜、方便。

原先,老北京人也好捯饬,女人自有女人所爱。就拿买头油、擦脸粉吧,拿手里且闻那!什么玫瑰味、茉莉花味、紫罗兰味、檀香味,来回比较。味儿淡了不要,味儿浓了怕当家的埋怨。小白叔可是行家,看人说话儿。遇着大家闺秀说了,“这是上海滩刚刚到货的,清香、温馨,包你满意!您要法国货,您就言语。”碰着拿不定主意的小媳妇儿,“就要这种浓香味的,涂脸上显着脸儿细嫩。”知道大妈们挑剔,“买这种蛤蜊油,护肤实惠,不干裂!”一来二去,小白叔成了胡同女人们的“美容顾问”了。只要他来,围着摊子问长问短。当然,买卖越做越好。

小白叔做买卖活泛,街坊四舍缺什么言语声儿,他想什么辄也能办到。那时一般人家就用木梳,听说南边儿兴水牛角做梳子,非要小白弄些。过了些日子,小白叔脸儿晒黑了些,等各式各样的牛角梳摆在面前,大家伙儿眼睛一亮。不等品头论足,十几把牛角梳没出胡同口。那时就听说:常用牛角梳,不掉头发、能治头疼、咳嗽喘见好儿。

邻居邢姨:丈夫去世了好几个月,很少见出门儿了。碰巧,出门买菜遇见小白卖货。都是熟脸儿,“我说大妹子,几个月不见,脸色不好啊!”小白先说话,邢姨掉泪。“得!我不好,惹您生气了,送您一个梳头镜子算我赔不是。”推搡间,邢姨算是收下了,小白叔落下好印象。以后,滋要是小白的锣鼓一响,都能见着邢姨。小白人缘好,邢姨孤单,老街坊们,看在眼里,有意撮合,后来还真成了一对儿,再以后,听说他们相好了,小日子还算圆满。 “镜圆”、“镜缘”——镜子之缘啊!有时不信不成。

我还说我姥姥家的事儿。我小姨要出嫁了,除了备齐了瓷器、铺的盖的,还得备点儿“女功”用品吧。那时,女人讲究三从四德,家务事儿包办。尤其针线活:缝旧补花儿、添衣做褂儿、纳鞋绣帘儿,离不开“顶针”。暗地里,姥姥与小白叔商量,一定弄个独一无二的来。

什么是顶针?估计现在的姑娘们不会知晓了。其实就是一个小铜圈,带有许多小凹点,就像戒指。做活儿行针走线,靠“顶针”顶住针尾,吃劲儿。一针一线,离不开顶针当帮手。老年间,评价谁家的媳妇儿,不是会不会做针线活儿,而是做的针脚儿细轧不细轧?大人孩子的穿戴体面不体面?顶针——不可替代之物。

我还记得,那回小姨拿着姥姥送的“顶针”,当时哭的一塌糊涂,不知怎么说是好?您一定问啦,一个陪嫁顶针,这么大动静?对啦,一个“金顶针”,能不喜极而泣吗?当时就没听说过,小白叔还真有本事,“圆”了姥姥一个愿。

小姨回娘家来说,金顶针可好使啦。缝缝补补,离不开。好使,茁实。我有疑问:金子不是很软吗?“那是小白子的本事了,已经加了硬度。”小姨深情地解释说,怎能忘却老人的一片苦心那。姥姥对儿辈:不仅管的严,更是爱的深沉。

过了几十年,闲来无事,问问表弟家的后人“金顶针安在?”您知道我听到什么:头几年闹分家,金顶针一分为三,成了三个大戒指了,我好生悲哀。没啦,我再说“金顶针”谁还信那?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