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軍de博客

诚信、正直、思索、联想--自愚自娱博友同乐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图书作者。《法制晚报》京味儿版专栏作家。 诚实、厚道、守信、忠诚---对朋友态度, 孝敬、勤劳、吃亏、付出---对老人态度, 坚忍、宽容、责任、信念---对家人态度, 不懈、坚持、找苦、寻乐---对自身态度。 具有制定企业饭店规章制度、岗位责任、规范文件、企业认证的综合能力。 有缘寻求知音、合作、同谋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京味儿散文:京城旧事——“薯”惑弥香  

2009-08-31 16:23:37|  分类: 京味儿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薯红瓤唤满街,甜汁蜜水锅底绝。
依稀烤摊故人在,烫手山芋情不竭。

 


    “哎---烤白薯来---热乎儿!”长长的声调,喊“走”了清晨的薄雾,喊“醒”了晌午的寂静。晚不晌儿,这声吆喝,冷不丁“拦”住了熙熙攘攘的人来人往。那些踅摸吃食儿的、解闷儿的、吃零嘴儿的可找见了“心爱之物”。
    说起来“烤白薯”,那可是咱老北京人离不开的“稀罕”之物,说它“稀罕”,其实也不是见不着。无冬历夏:街头有摊子;巷尾有挑子;大街上还有绕世界吆喝的推车。“稀罕”的该是那诱人的甜香:但凡一个行走于街巷之人,大抵都躲不过这诱惑。一来挡口儿能填饱肚子,二来就是要这似如蜜的感觉。
    早先个,白薯那可是咱北京人冬天里当家的“粮食”,家家备着白薯,心里头不慌。霜降前,院里晒、房前晾,为着拔干水汽儿。老家儿们讲究存白瓤儿的,说是噤时候儿,垫补一两块就是一顿饭。家境稍好的,专找红瓤儿的,蒸煮炒或生吃,到嘴里就是比蜜甜。到了才明白,白薯能顶粮食,红薯难撑起缺粮的窘迫,这里的白薯、红薯,敢情是红瓤儿、白瓤儿之分,要不“白薯”的大名可以大行其道那!现在明了底细:白瓤儿的含淀粉量大,红瓤儿的含糖分多。别看白瓤儿的能当饭,也不能一气儿吃多了。家里一笼火要取暖喽,赶紧把“宝贝”入窖或者进屋,不能冻着。我虽然身子单薄,搬搬运运、来来回回的“运白薯”,也能顶个整劳力。“别磕了、碰了,注意脚底下。”姥姥眼神中流露出些许的心疼。
    小的时候没多少零用钱,而男孩子的肚皮,每到下午便会忽然咕咕叫,脑袋里就要有些念想儿,鼻子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姥姥时不常的蒸白薯、煮白薯、熬白薯粥、拌白薯丝、炒白薯片。吃烤白薯,就只能上街“寻香”去喽!搁不住我嘀咕,姥姥瞧着小可怜相儿,掖点儿钱,宽厚的叮嘱我别急着吃烫着。有时,姥姥看我吃的猴急样儿,叫我慢点,就点小咸菜丝儿,省得噎着。

    称呼上咱京城内外,不论红瓤儿的、白瓤儿的笼称“白薯”,也有叫红薯的,稍往南边啦又叫“地瓜”了。南方人说的山芋、红苕也是它。归了齐,烤白薯的吃法儿,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有一定之规。
    街上行走的烤白薯挑子,他们的家当不能跟地摊比。一头担着烤炉、一头担着煤和白薯。百十来斤的重量,几十里地,太重了不行。炉挑子的外围紧箍着竹坯子,小巧玲珑;料挑子的里面分层,看着协调。
    烤白薯车,有独轮的、双轮的,行走便利。家什儿器一应俱全,只不过比摊子要小一号。不像现在的烤白薯车,都是大铁皮桶,骑着三轮车满地儿转悠。
    正经撂地的摊商,就讲究多了。烤炉是自个儿弄的。外面用上好的黄泥抹的,刷上白灰,留着风口灰道,显着明净儿利索。上沿儿,厚厚的泥巴,笼成一个脸盆大小的出入口。内里底下,满是红红热热的煤炭。膛里四周,层层码放着没有烤熟的白薯。
    我经常光顾的小摊儿,主人姓常,脸熟儿的缘故,大家都喊他常爷。我和几个馋嘴的发小儿,没少吃他烤膛儿里的“甜食”。常爷多昝见我来,紧着忙着现打开炉口,拿长夹子伸进去,取出熟透了的,“来个‘锅底儿’热乎的。”多垫几小张草纸,怕我烫着。
    什么是“锅底儿”?碰着家里煮白薯,那锅底儿里就是最黏糊、最香甜、最招小孩“抢”的白薯。借用这词,锅底儿便成为了烤白薯的极致。几乎所有的卖烤白薯的商贩开口闭口,拿锅底儿说事儿,以招揽生意。吆喝声的末尾来这么一句,“锅底儿来,呦!”其实只有常爷卖我的烤食儿,绝对是锅底儿,我心里头有数。
    炉子里白薯一层层码放整齐,中间是红红的炭火,烤的将熟之际白薯便会裂开,漾出几滴凝结成黄红汁儿液,落在炭火上,发出“吱”的一声,顿时芳香四溢。招惹的围成一遭的孩子们一起吧哒嘴。常爷的白套袖,被火星子溅的到处都是黑黢黢的洞。许是上了岁数的缘故,老人动作有些缓慢,再者说白薯也得烤透,不烤透了常爷绝不肯出锅,等待的感受,甚至比吃的感受还记得真楚。
    常爷的家境不很好,全家老小的吃喝,就靠常爷的摊子支应着。姥姥不经意间常托我拿些孩子大人衣物,或者拿点新煮的饺子面条给常爷送去,嘱咐我学舌“衣服扔也是扔,不能穿了;饺子面条煮多了吃不了。”不然,常爷不会收的。又说“买烤白薯的钱儿,只能多给不能少给,更不能蹭食儿。”真应了姥姥的话:常爷脸儿薄,给他忒费劲。
    一来二去,常爷不落忍,经常借故来家坐坐。一会儿说院子乱该拾到啦,拿起剪子、小铲儿整理整理那半院子的花草;一会儿去厨房看看,再挑上几梢水。
    想起与常爷相处,除了那烤的香飘四溢的味道,就剩下珍贵的情份了,回忆也许是一种比吃“烤白薯”更甜蜜、更舒心、更安逸的奢侈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