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軍de博客

诚信、正直、思索、联想--自愚自娱博友同乐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图书作者。《法制晚报》京味儿版专栏作家。 诚实、厚道、守信、忠诚---对朋友态度, 孝敬、勤劳、吃亏、付出---对老人态度, 坚忍、宽容、责任、信念---对家人态度, 不懈、坚持、找苦、寻乐---对自身态度。 具有制定企业饭店规章制度、岗位责任、规范文件、企业认证的综合能力。 有缘寻求知音、合作、同谋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京味儿散文:京城旧事——摇小鼓卖布头  

2009-08-31 16:14:43|  分类: 京味儿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细闻摇鼓觅辙声,揣摩布头论斤称。
一肩风尘挑担起,一件童衣难舍情。

 

    寻常家里过日子,除了张罗吃喝,得空儿还要置办一家老少浑身上下里里外外的行头。选布料、裁衣服,精打细算之下,就得提提卖布头儿的了。相声里可没少念叨,什么黑了白了、腿蹬脚踹、左三尺右五寸的,净寻思拿卖布头儿的开涮。
    卖布头儿,早年间是在街里巷里常见的小贩。所谓布头,就是大小不一,宽窄不齐--零碎些的布料。价廉是个讨人喜欢的理由,依料头儿尺寸大小,花色品种,质地样式,随您挑!相中了,用尺子量,交钱拿货。布头大多是从大点儿的布店趸来的,但不带脏、不破洞。布店论斤称,小贩论尺卖,赚得就是个差价,也的确给了买主些实惠。他只管说,这洋布在布店可不是这价儿!不会说,这布头儿是论斤趸的。其实,谁都明白:是买卖就得赚钱,买布头总比在布店扯布划算吧!当然了,稍体面些的长袍马褂不能用布头将就拼凑。
    缝缝补补可是门手艺,那看似零乱、不成器的布块儿,经巧手搭配缝制,遂成光鲜亮丽的裤褂,就连拼接的瑕疵,都显得那么和谐自然。姥姥就有这么一双巧手,除了窗户花儿剪的出神入化、远近闻名,做衣服的手艺更是享誉四邻八方。从姥爷的长袍,到我穿的坎肩儿;印象中全是姥姥一针一线缝就的,利利索索,跟裁缝铺子出来的活儿没啥两样。家里人口多,姥姥也常指挥着姐姐们干些针线活儿,特意叮嘱我:“支着耳朵,听有‘摇鼓儿的’来,赶紧吱声儿。”我知道,这是姥姥又要给谁缝新衣了。
    街市上摇鼓卖布的,有二种方式:一类是推车的流动小贩,走街串巷,“铛啷、铛啷”小鼓儿声,就是招徕生意的响器唤头;还见过背着整匹布“摇鼓儿的”,他们更辛苦。一身短打扮,脚脖子扎紧,走路轻巧。肩上扛着一根顺溜的梨木棒,棒上“吃”着劲儿,“驼”着所有售卖的布匹。一匹布一匹布顺着码好,用牛皮绳拴好,撂在荆条筐内。一手扶棍儿,一手摇鼓儿。找个方便又能招揽生意的宽敞地,索性铺上一块布,就是一个标准地摊儿了,顺带歇歇脚的功夫,还卖了货。不过一般来说,这类摊贩多有自己的地盘儿,与不少家庭主妇混得很熟,去往的目的地固定不变。
    说来也怪,他们的布匹倒也齐整,跟在布店买差不多。只要没幺蛾子不穷讲究,“布挑子”的品种足以满足需要。遇到刮风下雨,还会被热心肠的家庭主妇请到家里,同院及附近的街坊闻讯赶来,还有人挨门去送信儿呢,热闹的象是家庭聚会。一个个接踵而来,选自己需要的布料。卖货人手拿小烟袋,在与主妇们聊家长里短中,把买卖就做了。主顾有需要的花色短缺,便订好日期,按时送来;遇有特殊情况,没按时来,人们还会互相询问,一个小贩竟将生意做得如此之活,与主顾的关系如此融洽,视顾客为知己,交了朋友,又赚了钱,足显旧京买卖人的精到。
    我更感兴趣是推木轮车的流动商贩和那面“铛啷、铛啷”小鼓儿了。这是一架双轮老车,木轮上镶嵌的铜钉闪着亮儿;木轴穿在两头,支撑着重量平衡;车支子放下就是个临时摊位。架子上被翻检的有些凌乱,码放多种赤橙黄绿的各式布头,估计足以让大妈大婶们挑花了眼。小鼓有一乍宽、一乍厚的模样,两边各拴着皮绳,绳子的末端系着打鼓的小槌儿,滑滑的、绿绿的,像是小玉石料。木制手柄二尺来长,常年的油汗沁的很是光润。逮着机会了,小贩会让我握着手柄晃晃,只见两个鼓槌儿象自如的小胳膊,左边右边、右边左边,“铛啷、铛啷”--也是几分得意啊!打者无心,听者有意,“闻”着响动,几个发小又都凑到了一块堆儿。
    姥姥也召唤来了,回回挑拣的仔细。一块士林蓝布足够姥爷做一身儿短衫;一块红牡丹丝绸给姐姐裁棉袄面儿;一块靛蓝色的细纹布说是给我缝制几件不同样式的坎肩儿。一边审视着布的成色,一边盘算着物尽其用。
    时境变迁,岁月疾驰。现在不一样了,服装店遍布四九城,越贵越有人缘,越是名店越兴隆。街上偶见卖布头的,也就是瞅着合适,弄点围裙、桌布的料。左邻右舍问问,几乎见不着自己缝制衣物的了。年轻人追赶时髦,甭说破喽,头天买的,第二天见着旁人跟自个儿穿的相仿,立马搁柜子底儿。进了服装店,又是一身新样式。
    那日,家人折腾物件儿,翻出来我儿时的坎肩儿,惊诧中随手要扔。“且慢!”我捧在心窝口,端详着姥姥细密的针脚儿,彷佛又听见姥姥的在耳边叮嘱:“支着耳朵,听有‘摇鼓儿的’来,赶紧吱声儿。”一阵暖意涌上心头。我好像真的听见了“铛啷、铛啷”的鼓槌儿声,由远及近,敲打在我的心上。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