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軍de博客

诚信、正直、思索、联想--自愚自娱博友同乐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图书作者。《法制晚报》京味儿版专栏作家。 诚实、厚道、守信、忠诚---对朋友态度, 孝敬、勤劳、吃亏、付出---对老人态度, 坚忍、宽容、责任、信念---对家人态度, 不懈、坚持、找苦、寻乐---对自身态度。 具有制定企业饭店规章制度、岗位责任、规范文件、企业认证的综合能力。 有缘寻求知音、合作、同谋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京味儿散文——京城旧事:小纸样·大乾坤   

2009-11-12 13:09:20|  分类: 京味儿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纸样·大乾坤

                  纸样神灵舞蹁跹,针线花鸟尽缠绵。
            织绣千梅枝登鹊,钩编万象始新颜。

 

     原先,姥姥家院门外,老槐树下。几个老者赶晨早儿,鸟笼子掀开了带着“绣功”的蓝布帘儿。八哥、鹦鹉,开始学舌,主人唯恐学了脏话,净教一些见面的老理儿。只要有谁家的小孩儿逗着教骂闲磕儿,主人可不干,“小祖宗!您要是教坏了,我可找您娘去。”脸上虽是带着宽厚的笑模样儿,小孩儿还是尽快躲开。我静听的真处:“您好!吃了吗,您?”,“回见了,您!”,“慢走了,您!”这些宠儿们,规矩、干净、顺口。调教的好,出门的进门的,谁听见了,都冲主人打一下招呼。姥姥和街坊四邻,也坐在树下。手里总有“赶”不完的活儿:纳鞋底子的、缝小布衫儿的、绷着块儿丝布绣花描凤的,手没闲着,嘴里也没闲着。家长里短,谁家小子该娶了,谁家姑娘该嫁了,谁家的媳妇该生了。不咸不淡,不温不火,活儿不耽误。


    老北京的习俗讲究:儿大当婚、女大当嫁,少不了勾、织、绣的女红活计。大半小子,当妈的操持;大姑娘家,闺内暗使劲儿,当娘的有时现教。家里就是没婚姻大事,也要用女红的拿手好活装点门面。谁家要是铺的、盖的、遮的、挡的,没有个像样儿的织绣,准保儿背地里奚落这家媳妇:做女红不行,活儿不咋地。这风俗,可能传了千年。


    见惯了缝缝补补的辛勤,见惯了钩钩绣绣的忙活,听惯了声高声低的吆喝。什么吆喝?买花样儿的呗。“花样儿来,捡样儿挑!”说的明白:现成的纸样,尽取所需。


   那卖花样儿的小贩,在这时可是个“红人”。围在四周的,尽是做针线活儿的左邻右舍。张大妈、李二姨、苏三嫂,捡着新花样儿、可着心儿的挑。一来二往,都叫小贩:“华子”。小华叔背着木箱撂下地儿,隔着玻璃盖,里面的纸样儿显得很热闹:花花绿绿、虫虫鸟鸟,生灵活现、呼之欲出。小华叔也摸着底儿啦,敢说“您要是想的出来,一保准儿画得出来、绞的出来!”所以那,他带来的纸样儿,卖相儿都错不了。一块蓝布帘儿铺展地上,所有的样品撂在上面,衬着蓝布鲜艳、显眼的很。


    有什么种类?说出来,现在的人们不大相信。


    过去,衣褂上要点缀绣工。画龙点睛之笔,不在多,在精。分男女,一般是,热闹点儿:龙与凤;雅兴点儿:兰花草;张扬点儿:豹子头。穿鞋讲究看前脸儿。有兰竹或有牡丹;有哪吒或有神鬼;有故事或有传说。织绣内衣兜兜一般很隐秘。一定大红大绿;习惯戏水鸳鸯;有的闺中女子有个性,绣的是关羽、赵云、岳飞,那时也暗地里崇拜“明星”。炕上铺垫要有暖意袭人。月季、芍药、紫罗兰;白鹤、大鹏、布谷鸟;当然啦,小鸭试水伴柳梢、鸳鸯嬉戏尽逍遥的图样儿不能少。铺在条案子上、高靠背椅子上的绣布、靠垫儿,要显着主人的高雅来,也是很讲求样式的。比如:金翅长龙,下山猛虎,踏云赤马,阔眼金雕。铺铺盖盖--家里的热乎气儿懃指着编、织、勾、绣。


    现在,干嘛先看职称;那时,没这规矩。小华叔说,他的木箱子,放的全是他们全家人的设计。母亲家几个姐妹喜好画画儿,加上常年做活儿积累了经验,知道市面上的习俗与讲求。小华叔听着街巷里“嘀咕”出个什么想法,回去立马出活儿啦!


    画纸样儿,是门手艺,有祖传家传的因素。小华叔说,只要回去一比划,什么模样,不费什么功夫就成了。她们劳作的工具简单:手、笔、纸、剪。过程也不难:先简单构思画出草图;在薄薄的白纸红纸上绘出轮廓;按应剪得图样外形下剪成型;每四张为一组按成型轮廓一次绞成。按现在说法,评职称就是设计师啊。好“纸样儿”拿到京城里,走街串巷总是抢手货。


    小华叔的花样箱子里分的清楚。白纸一般作为织绣的底样儿;红纸剪得相当精细、秀美、传神,谁家有婚事,直接买来当个装饰用。我看着:无论白纸红纸,卖的都挺好。


    那年,小姨准备出嫁。小姨求姥姥帮忙,帮着做几样女红绣织活儿。内衣兜兜不让管,其它的全算上。姥姥自接了自家姑娘的活儿,几天没闲着,拧着眉、皱着脸,编排着姑娘的几个陪嫁物件儿。


    听说,还是小华叔家的手艺。依着姥姥所描述的草图,小华叔仔仔细细“刨根问底”儿,譬如:云彩的高低,主次的比例,灵兽的神情-----,边问边记在随身带着的纸柬上。没过几天,循着小华叔的吆喝,超大型的纸样儿小心翼翼递到姥姥面前过目。挑剔、惊讶、叹服,“不容易啊!”说着,姥姥慢腾腾展开裹了几层的手帕,拿的多一些票子给了小华叔。


    再见到从纸样儿到铺的盖的挂的织绣成品时,谁也不会吝啬赞叹的尺度。我见过:帐帘儿,“年年有鱼”,金鲤鱼的眉眼完全人性化。椅背儿,“独占鳌头”,小顽童稳稳地跨坐在鳌的身躯上。墙帐子,“万象始新”,美得不能再美的边境风貌。夸,不仅仅是绞样儿的过人技巧;还要夸,千丝万缕一针一线,融进了掷地有声的祝福语言。不俗不艳,彰显大气。


   估计,卖“纸样儿”的吆喝早已生疏,卖“纸样儿”的营生早已绝迹。机器替代了人力,电脑替代了人脑,替代不了的是“针头线脑”所描绘的真情实感。谁要是还用纸样儿,那不是老土吗?可就是这老土玩意儿才让人惦记着那!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