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軍de博客

诚信、正直、思索、联想--自愚自娱博友同乐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图书作者。《法制晚报》京味儿版专栏作家。 诚实、厚道、守信、忠诚---对朋友态度, 孝敬、勤劳、吃亏、付出---对老人态度, 坚忍、宽容、责任、信念---对家人态度, 不懈、坚持、找苦、寻乐---对自身态度。 具有制定企业饭店规章制度、岗位责任、规范文件、企业认证的综合能力。 有缘寻求知音、合作、同谋者。

网易考拉推荐

对乎?错乎?  

2008-02-26 17:42:46|  分类: 诙谐幽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亲历

 

多年的往事,仍刻骨铭心。动荡年代“对”与“错”的判断在瞬息之间可以互为颠倒。那是“哭”是无声的,“笑”是苦涩的。苦笑不得更是难受无比。

 

正是吃饱饭全家不饿的岁数。赶上周总理逝世的日子,住厂宿舍茶饭不香沉闷了好几个月。临到清明,暗地里听老师傅比划说:“天安门广场那人海了去了,那花圈整个铺白了一大片。难得呀,难得见这么一回!”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一连三个晚上站到了那块与可与英灵对话的神圣之地。耳畔涌动着振天憾地的真理的怒涛声。身临其境地置身于古老与现代诗河的交汇处,当时的心境说不清是庄严的历史课,还是经受洗礼的盛大仪式。

 

在诗的海洋里,我学着他人模样:将抄写本放在前边人的脊背上权当写字台,飞快地抄着。十首、二十首,记不得几点了。我只是出于喜欢,喜欢这样直白而情感真诚地喧泻。字里行间,悟出一种深藏于民的对领袖赤诚怀念以及对现状的不满情绪。一种学习的亢奋感觉,一种热血激荡的难以自制。工作闲暇,少不了哥几个侃大山,将感受描绘的眉飞色舞,与好诗的朋友口无遮拦地分析诗词构架与平平仄仄。按现在的说法:“嘴上无毛,太嫩!”书记知道我有诗抄,几句话我就把抄本交领导阅示去了。

 

4·5夜晚,正在宿舍静卧。突然高音喇叭叫了起来:全体住厂人员球场集合,执行紧急任务。身为团员,我召之即来。厂长动员:上面指示,广场上有反革命分子反对党中央,工人阶级誓死捍卫,坚决打击。不许红旗落地云云---。

 

百余名小伙儿政治任务在身,分乘几辆吉茨卡车夜深沉处,长驱直入中山公园。“猫”了半宿,“餐”了夜宵。只觉着清明的风还是那么刺骨,棉大衣似乎失去了御寒作用。“熬”到后半夜,嘈杂声渐行渐远,死一般寂静无声。厂长宣布:无产阶级胜利了!我们完成光荣任务。一路悄然回府。

 

第二天,着凉发热咱扛不住了,休假。同屋宿友传话:评我当个“先进”。隔了一天,表扬换成了批判。“看你抄的诗词,尽是让人难理解隐晦的内容。什么‘打鬼自有后来人’什么‘大雪压青松,青松且挺直’尽是反动语言。说轻点儿,你就是小资产阶级思想的自然流露。----”看来“先进”算是一文不值了。

 

我真糊涂了,是对?还是错?让人费解的方程式。虽然不清醒,还是照着书记指示写了诸如“继续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好好改造世界观、站稳立场”之类的屁话。

 

时隔一年,书记手拿我以往“罪证”,归还本人并诚恳道歉,到弄得我不好意思了。和风细雨吹入耳畔:撤销检查、回复名誉。我暗想:一个楞小伙儿有啥名誉,整个瞎掰!那回发烧得的“先进”真该清干净!

 

荒唐年代荒唐事。经历了“对”与“错”几个回合轮转,我似乎长大,似乎悟出什么哲理,又没什么结论。只想说:人生就是难懂的书,且该潜心研读那!

 

 

                      文军/文

 

                        2008·春·

  改自1999年某刊《难忘一事》征文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